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兵長流 真田丸紀行》 第41~50話(完)

話說《真田丸》在台灣都已經播完半年之久,兵長的最後一篇紀行文卻一直沒更新。一方面是因為這半年有很多新目標,而且懶病發作的症狀也很嚴重。

《真田丸》最後十集,講述真田信繁離開九度山,進入大坂城打算力挽狂瀾。這次的主角不僅聚焦在信繁,後藤又兵衛、毛利勝永、長宗我部盛親、木村重成的表演也很亮眼。只可惜最後的決戰經費不足,夏之陣的突擊場景讓人冷場。不過《真田丸》開創了新的格局,是兵長非常喜歡的一部大河劇。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41 真田古墳》
本集真田幸村帶全家人離開九度山。在九度山真田庵附近有個地道,傳說是真田幸村脫離九度山時的密道,不過經過考證,這個地方只是年代久遠的古墳。
另外在九度山,還有另一個更莫名其妙的傳說。九度山真田庵裡面有個封雷之井。傳說真田幸村把將雷封入井中,拯救村民。只有這樣短短的敘述,但我怎麼看都不太懂是什麼意思。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42 蓮光寺》
在《真田丸》看起來大鬍子,卻說自己膽小的長宗我部盛親。在大坂之陣後潛伏在京都八幡,但被東軍所逮捕,最後在六條河原被斬首,遺骸埋葬在京都五條附近的蓮光寺。
兵長曾經三度探訪蓮光寺,直到第三次才順利入寺憑弔長宗我部盛親。相傳德川秀忠的部下,在戰後嘲諷問盛親為何不願自盡,盛親說自己身為大將,不能輕易犬死,要保留有用之身謀求他日復仇。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43 太融寺》
在大阪有一座空海大師開山的寺廟・大融寺,寺內的淀殿(茶茶)之墓,現在成為真田迷與女性經常朝聖之地。淀殿的墓地原本在弁天島,在明治時代時搬遷到此處。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 44 心眼寺》
根據歷史學者的考據,真田信繁一戰成名的真田丸遺跡,位於大阪城南方玉造町的心眼寺、明星高校一帶,最方便的車站即是JR玉造站。「玉造」的地名由來可以追溯到古墳時代,這裡是勾玉的產地。
相傳真田信繁戰死的七年之後,滋野一族的白牟和尚在此建立寺廟,為真田信繁、真田大助父子祈求冥福。心眼寺供奉阿彌陀佛,在門前有一座「真田幸村出丸城跡」的石碑,在寺廟的大門裝飾著六文錢,作為寺廟的寺紋。2016年適逢大坂冬之陣四百周年,寺方在境內建立了真田信繁的供養墓。墓石上刻著「從五位下 真田左衛門佐豐臣信繁之墓」。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45 三光神社》
在大阪玉造附近的三光神社,境內最有名的就是真田幸村的銅像,其底座是使用從上田運來的真田石。境內還有相傳是真田幸村建造的秘密通道,傳說這條密道可以通到大坂城。
世間一般認為,真田丸坐落於明星高校到三光神社之間。但是如果考察三光神社所在地「宰相山」的地名由來,是因為江戶時代的地圖,標註「加賀宰相」前田利常曾在此駐軍。因此有另一派學者認為,三光神社其實是真田丸的外緣,所謂幸村的密道並非通往大坂城,而是前田軍為了攻打真田丸所挖的坑道。
江戶時代的古地圖,不同抄本上的紀錄也不盡相同,其他古文書更記錄宰相山又稱為真田山。目前學界認為,明星高校的校地是真田丸遺跡,但三光神社是否是真田丸,則還有商討的空間。但對於我們這些追求歷史浪漫的旅人,也許可以先一笑置之無須深究。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46 大阪城》
因為歷史之壁不可逆,就算南方仁跑去戰國時代也沒辦法逆轉歷史。我們知道大坂城終究會被攻陷。豐臣時代的大坂城,在夏之陣戰役化為灰燼。
德川幕府為了彰顯威信,在五年後命藤堂高虎為總奉行,重建一座更氣派的大坂城。豐臣時代與德川時代的天守台,無論是位置以及造型都不相同。
現存的大坂城天守,是在1931年重新以鋼筋水泥建造。以黑田家家傳的「大阪夏之陣屏風圖」為藍本,造型樣式折衷豐臣與德川兩個時代,天守的下半部是德川時代的白色、上半部則是豐臣時代的黑漆與金色樣式。近年在復原的大坂城天守閣下方,發現豐臣時代的城垣。當地也募款打算重新挖掘豐臣時代的遺跡。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 47 蓮城寺》

其實這應該是明天的劇情,但是因為明天會有好幾個點卡在一起,所以只好先釋出了。大坂冬之陣後,西軍失去防禦工事屏障,決定要搶先取得地利以野戰擊敗東軍。
在片中實在有點帥,又穿著深藍色陣羽織的木村重成。在大坂冬之陣結束之後,木村重成擔任秀賴的使者,前往京都二條城領取象徵和談的血判誓書。面對當代霸主德川家康,木村重成毫不畏懼地直言家康的血判顏色太淺,要求家康重押一次血判。
大坂之陣後,井伊的家臣慎重地將木村重成的首級埋葬在彥根的宗安寺。井伊家臣後代,於江戶時代在古戰場建立了木村重成的墳墓。木村重成駐軍的大阪蓮城寺,也興建了木村重成的靈屋以供養木村重成。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 48 暗殺家康

南宗寺
本集用了影武者傳說,佐助刺殺了家康的影武者。雖然歷史之壁告訴我們,真田信繁等西軍將領在大坂之陣戰死,德川幕府取得勝利。但另有一說記載,家康在天王寺決戰時搭乘轎子倉皇逃離,途中被埋伏的後藤又兵衛(部下)用長槍刺殺。東軍為了維持士氣,刻意隱瞞家康戰死的消息,並將家康葬在堺市的南宗寺。


南宗市原本是三好一族的菩提寺,德川幕府密令將家康遺骸埋葬於此,並在上面放置一塊紫雲石作為墓標。看起來只是一座簡單的小墳,但是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三代將軍德川家光,都曾經前來寺廟參拜,更讓當地人深信家康戰死的傳說。







樋之尻口地藏與全興寺
相傳真田信繁曾經打算暗殺德川家康,特地在東軍行軍路線埋設地雷,但是德川家康經過地雷埋設地,家康的坐騎突然暴衝,家康得以逃過一劫。路旁的地藏菩薩石像代替家康承擔此劫,地雷爆炸的震波把地藏菩薩石像的頭部炸飛到遠處的全興寺。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 49 道明寺合戰地》

本集西軍分兵前進,後藤又兵衛、明石全登進駐到道明寺。又兵衛眼見敵軍逼近,決定從道明寺渡河搶下小松山。居高臨下抵擋東軍攻勢,雖然又兵衛居高臨下,縱使後藤又兵衛如何善戰,孤軍苦戰八小時之後,還是被敵軍三面包圍而敗亡,又兵衛在小松山自盡。雖然小松山已經改名為玉手山,這場局部戰役稱為「小松山合戰」,屬於道明寺之戰前半部戰局。








後藤軍等殘兵敗將往後方撤退,真田信繁收容殘兵,重新整頓部隊後迎戰伊達軍。此處有名為譽田陵的古墳,信繁利用地形安排伏兵,在此地擊退伊達政宗的重臣―片倉重長率領的前鋒部隊。相傳信繁命令士兵壓低姿勢待命,就在片倉軍衝鋒之際,真田軍一起揚起長槍刺殺敵軍,宛如梅爾吉勃遜的電影「英雄本色」民兵大破騎兵的場面。
但是根據當代將士留下來的紀錄,其實是真田軍的鐵炮部隊連番射擊,就在片倉軍的前軍與後軍交替的空檔,埋伏在附近的真田軍伏兵從兩側夾擊,片倉軍陷入混亂而戰敗。
伊達政宗得知前鋒受挫,衡量局勢之後決定放棄追擊。相傳真田信繁在撤軍之時,曾嘲笑東軍「「關東雖有百萬兵,沒有一人是男兒」。不過這大概只是鼓舞士氣的豪語,或是後世所穿鑿附會的傳說。信繁撤退時路經志紀長吉神社,獻上六文錢軍旗,每年新年連假時會公開展示。





《兵長流・真田丸紀行 50 天王寺決戰》
道明寺之戰後,大坂方失去了後藤又兵衛、木村重成以及許多士兵。毛利勝永與真田信繁決定發動捨身突擊,相較於真田信繁的高人氣,同樣開無雙殺敵的毛利勝永則較少人注目。今年的真田丸,毛利勝永在冬之陣發揮神射技能、夏之陣也發動突擊技能,也可說是亮眼表現。
真田軍雖然人數遠遜於越前軍、駿府眾,但是真田軍宛如一把利刀衝破重圍,衝散家康陣前的一萬五千駿府眾,殺入家康本陣,但此時德川家康已經在旗本的擁護之下逃離本陣。最後真田軍撤往茶臼山,原本被沖散的越前軍又再次集結,力竭的真田幸村在安居神社境內,被越前軍的鐵炮隊長西尾仁左衛門斬首。根據《細川家記》記載,因為真田幸村已經負傷且力竭倒地,所以西尾仁左衛門即使得到敵將首級,但是得到的軍功賞賜並不多。
每年五月,在安居神社會舉辦幸村的慰靈祭。特別是2015年是四百年祭,兵長也有幸能去參加弔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