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平山優老師《真田三代》翻譯雜談


一直對今年大河劇《真田丸》很期待,也寫了兩篇真田丸的追劇心得,但是很快就腰斬。這是因為年初接了一個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也就是翻譯《真田丸》歷史考據平山優老師的著作《真田三代》。



從大學時代以來,沉迷日本戰國時代也快20年了。雖然在東吳日文的時代很不用功,但也培養了能夠讀日文原文書的能力。但是「讀」跟「翻譯」終究是兩件事,在BLOG可以用自己的話闡述意見,但是翻譯就要講求所謂信、達、雅。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花了大概半年的時間,一邊帶團一邊找時間翻譯。幸好累積了這些年的戰國史基礎,加上手邊有好幾本真田的日文書,在能力所及範圍找資料比對,終於能完成這一本書。


第一次接觸到平山優老師,是在十年前的學研文庫《川中島之戰》,當時 PTT日本戰國板的P大向我推薦這本書。裡面不僅講述川中島之戰的遠因以及近因,連當代的經濟、軍制也有很多資料。我直到現在,還經常拿這兩本文庫本當作工具書查資料。


比起負笈到日本念日本史的朋友,我真的只是業餘中的業餘。但是在台灣做研究,充斥著許多魚目混珠或是以訛傳訛的資料。曾經在維基的真田信繁條目,看到信繁在小田原之戰立功獲賜短刀的紀錄。這一點在任何日文書、甚至維基的日文頁面也沒有。但卻被許多人不斷地一傳再傳。


平山優老師的書,最棒的地方就是會列出資料引用出處。但也因此有許多難解的古文資料,為了避免誤譯,出版社也同意將日文古文與譯文並列。關於翻譯的疑義,也得到好幾位同好的協助。我的中文跟日文語力,也許不足以撐起這本書,幸好有出版社、許多好朋友、還有真田一族英靈的保佑,才能夠順利完稿。


趁著今年四月的上田真田祭,親自向平山優老師報告自己擔當翻譯。最近也收到平山優老師的訊息鼓勵。今年《真田丸》上映,書店充斥許多跟風的真田歷史書籍。曾經讀過幾本,覺得內容遠遠不及這次翻譯的書。十月我將帶著書前往九度山、蓮華定院、還有信繁公戰死的安居神社。我想我可以抬頭挺胸地說「信繁公,我終於能為您做些事了」


特別感謝遠足文化的郭主編、責編陳小姐,日本戰國同好的P大、政宗,還有大學同學俊逆協助校稿,要不是俊逆的細心,我大概要為一堆筆誤跪著向大家道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