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2日 星期二

《真田丸》第一回 船出




上週日是真田丸首播,但是那天竟然感冒發燒。
就算發燒也不能錯過真田丸,真田丸才是我的治病良藥啊(胡說)
本集直接從天正十年,織田進攻武田領地開始描述。

本集最大的亮點,我認為是平岳大所飾演的武田勝賴。
第一次看到大河劇把焦點放在亡國之君武田勝賴身上。
另外就是山賊王(?)真田昌幸,三十幾年前的時代劇《真田太平記》的真田信繁。
如今成為了父親真田昌幸,這也是一種世代交替吧。




========  真田丸  第一回  船出 ===============


天正十年,位處木曾谷的信玄女婿木曾義昌倒戈投向織田信長
織田信長藉此良機揮軍進攻武田,武田氏陷入了滅絕的危機。


源次郎信繁與佐助偷偷往南邊偵察敵情,不慎掉進河裡被德川軍發現。
兩人在敵軍包圍下,竟然出人意料地偷了兩匹馬逃亡。
這時候騎著馬夾著尾巴逃跑的年輕人,日後竟然在大阪夏之陣把德川家康逼入絕境。

(BUT,說一聲道歉就能光速搶馬,實在是人帥真好)



















面對織田軍的進攻,武田當主勝賴在諏訪上原城召開軍議。
武田的御親類眾筆頭穴山梅雪、看起來像是山賊王的真田昌幸(安房守)都建議回防新府城。
穴山梅雪向昌幸說「就算剩下我們兩人,也要守護武田」
昌幸在意的不只有西邊的織田軍,吩咐長男真田源三郎信幸去偵查南邊德川軍的動態。
































(昌幸:「可是你半小時後就謀反了耶。要不要去諏訪大社斬雞頭發誓啊」)


信繁的姊夫小山田茂誠,突然問了一個大家都很想知道的問題。
「為什麼長男叫做源三郎、弟弟卻叫做源次郎呢?」

長姊松(現存的史料多稱為村松,真田幸村的村字相傳是來自於長姊村松)回答
「因為真田家的長男通常短命,所以才特別把長男取叫源三郎」

小山田茂誠「那麼源次郎應該叫源四郎(拳四郎?!)而不是源次郎啊」


真田昌幸回到新府城後,跟家族團聚談到目前的狀況。
出身公家的昌幸夫人不停擔心日後的狀況。
昌幸為了安眾人的心「新府城是我一手打造的名城,不用擔心」






但是等到父子三人會談時,昌幸卻直言「武田會滅亡」讓兩個兒子啞口無言
信幸跟信繁向父親報告南方的德川動態,昌幸此時卻又不太在意德川了。
源三郎信幸「父親大人不是說新府城是難攻不落的天下名城」
真田昌幸「啊?誰說的」

(昌幸公才36歲就有失智的問題嗎......早期檢查有助於治療喔)

天正十年二月十四日,淺間山隔了48年再度爆發。
此時也傳來穴山梅雪正式舉旗謀反的消息。
在那個講究天命迷信的年代,淺間山的爆發就好比是神明已經捨棄武田氏。
連上天都對搖搖欲墜的武田一族開了致命的最後一槍。


















真田昌幸力勸武田勝賴前往上野國岩櫃城,以圖日後東山再起。
但是跡部勝資跟小山田信茂,以真田一族效命武田時日不長。
指出真田此時跟北條暗中有往來(此為史實),認為真田可能會有異心。
小山田信茂提案,希望勝賴到他的岩殿城圖謀再起。

當晚,真田兄弟還在玩將棋疊疊樂時,突然勝賴隻身來訪。
武田勝賴表明自己不能割捨祖傳之地甲斐,拋開故土逃去上野國。
勝賴給予書信,解除真田家族的人質身分。
並且讓嫁到小山田家當人質的松姊跟著真田一族回國。

源次郎信繁「御館公!!信玄公已經不在人世了。請跟我們一起前往岩櫃城吧」

源三郎信幸「御館公選擇跟武田的光榮同進退,這也是一種生存之道」

源次郎信繁「御館公真是溫柔,但也悲哀的大人啊」




















隔日勝賴撤離新府城並放火燒城,真田兄弟也保護祖母、母親、長姊一起往岩櫃城移動。
勝賴往小山田信茂的岩殿城移動,但是士兵看苗頭不對也紛紛逃跑。
最後小山田信茂下令緊閉關門,要松姊的丈夫小山田茂誠出來傳達。
茂誠流淚訴道「小山田氏決定投向織田,跟武田斷絕關係,請回吧」









跡部勝資「主公,那我們要往哪裡去呢?」
武田勝賴「我也不知道。。。」

隨著武田氏的滅亡,還有不久之後的本能寺之變。
信濃國成為各方虎視眈眈的肥肉,天正壬午之亂的序幕也就此揭開。















  這次的CG 是跟光榮的「信長之野望 創造」合作,非常有熟悉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