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新書推薦】《戰國諸葛.竹中半兵衛》


歷史的主軸在於人,戰國名將們的抉擇,交錯成為一張名為歷史的錦織。從前我喜歡買資料工具書,強記許多數據跟年代,卻無法有系統地貫通。但閱讀歷史小說之後,戰國名將的生涯以及時代背景,突然就成了生動的繪卷躍然紙上。

欣見台灣的出版社,願意將歷史小說翻譯為中文。本書的主角・竹中半兵衛,實際上遺留下來的良質史料並不多。大家對於半兵衛的形象,大多都是江戶時代的講談物。這次受出版社的盛情邀請,將本書的試閱感想及推薦書評介紹給各位戰國同好參考。







〈戰國諸葛.竹中半兵衛〉  褪下華裝之後的軍師原貌

綜觀戰國時代題材的戲劇或是小說創作,常把竹中半兵衛描寫成當代第一智者,並比擬為日本戰國時代的諸葛孔明。半兵衛以僅僅十六人,智取織田信長力攻不下的稻葉山城。淡泊名利的他,拒絕織田信長的招攬選擇隱居山林。直到秀吉以三顧茅廬之禮邀請,半兵衛才為了天下蒼生而出山,為秀吉謀策建立許多功績,卻因為肺病而英年早逝。相信這些都是戰國迷耳熟能詳的故事。

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曾評論《三國演義》將諸葛孔明誇飾地多智而近妖。其實戰國迷所熟知的竹中半兵衛的形象,大多也是經過後世誇大渲染而成。竹中半兵衛的兒子竹中重門撰寫的《豐鑑》,只提到半兵衛協助秀吉攻打近江國;以及三木城之戰,半兵衛因病而去世。同樣成書於江戶時代初期,描述豐臣秀吉生涯的《太閣記》,對於半兵衛的紀錄也有限。

明明竹中半兵衛相關的良質史料並不多,為什麼半兵衛會跟諸葛孔明相提並論呢?這是因為在江戶時代庶民文化盛行,且江戶幕府時代階級嚴明,比起高高在上的武士階級,民眾喜歡農民出身,靠著自身努力鯉魚躍龍門的豐臣秀吉。在戰國時代結束快兩百年後,附人物插圖的小說《繪本太閣記》問世,書中「洲股砦城成一夜 竹中重治移閑居洲股」章節成為秀吉三顧茅廬的濫觴。小說引用了三國演義的元素,將秀吉比擬為劉備、竹中半兵衛比擬為孔明、蜂須賀小六跟前野長康則代表關羽及張飛。宛如小說《哈利波特》改拍電影,《繪本太閣記》也在成書兩三年後被改編為人偶劇、歌舞伎而膾炙人口。這些穿鑿附會的傳說,加上各地的稗官野史,最後在幕末時期編撰的《名將言行錄》中集大成,半真半假的歷史形象,也就這樣流傳到現代。如果褪下這些傳說,真實的竹中半兵衛究竟又是什麼模樣?

根據現存的良質史料來看,竹中氏出身於美濃國大野郡,自稱是名門岩手氏的嫡流。竹中氏雖是齋藤氏的家臣,但竹中半兵衛在二十一歲時用智謀奪取了稻葉山城,迫使主公齋藤龍興倉皇逃出城外。此事件記錄在《竹中家舊記》、並有名僧快川紹喜的書信足以證明此事。後世認為半兵衛奪城是為了要訓誡無道的主君。但也有史學家認為,這是半兵衛與岳丈安藤守就以下剋上發動政變,但因事後無法整合美濃國內勢力,最後半兵衛與主公齋藤龍興和解。半兵衛將稻葉山城歸還給齋藤龍興並罷官,此後他曾一度投效淺井氏,最後辭官回到故鄉隱居。

直到織田信長上洛,與妹婿淺井長政決裂,半兵衛的名字才又出現在史料當中。在通說中,半兵衛不願侍奉織田信長,主動提案成為秀吉的家臣。實際的情況並非如此,半兵衛是信長派到秀吉軍中的寄騎,用來監軍並輔佐秀吉。半兵衛雖受秀吉的指揮,但直屬於信長。半兵衛會被調派到秀吉旗下,是因為其領地在西美濃,並與淺井氏統治範圍的近江國接壤,有著地緣以及人脈的優勢。

關於秀吉與半兵衛的關係,在《太閣記》中長篠之戰的紀錄可以看出端倪。敵軍武田軍開始移動腳步,似乎想要攻打左翼。半兵衛認為武田軍只是佯動,隨後還會回到戰陣,判斷不該隨著敵人起舞。即使秀吉下令移動,竹中軍仍然抗命駐守原地不動,最後局勢果然如半兵衛所料。從這件軼事可以窺見秀吉跟半兵衛並非主從關係。此時兩人雖然可能不像通說一般的融洽,但在近江攻略戰的這幾年,想必也建立了默契並且認同彼此的才能。

竹中半兵衛的才能不僅用在近江攻略戰,數年後半兵衛伴隨秀吉,前往播磨戰場,並與黑田官兵衛相識。重病在身的半兵衛,知道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他留下包圍三木城實行斷糧戰的提案,並且暗中保護黑田官兵衛之子之後病逝。現存的良質史料裡,這段時間半兵衛的紀錄並不多,但記錄著秀吉為半兵衛之死痛惜不已,從這裡可以窺見,此時秀吉與半兵衛已經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本書描述的並非是通說中多智而近妖的天才軍師,而是有血有肉,擁有上天賦予的智慧卻在戰國亂世中徬徨的平凡人。即使在戰亂的年代,半兵衛對所有人都保持著憐憫之心。他原本是抱持著避世思想的隱士,為了家族以及朋友的羈絆,投身在亂世。書中的秀吉在知人善任之餘,心中也還留有三分猜忌。秀吉跟半兵衛,不像是劉備與諸葛亮那樣一見如故推心置腹,而是歷經許多事件之後慢慢培養默契。比起通說那樣熱血沸騰的英雄譚,本書則是側寫處在戰國亂世的眾生相。

此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書中特別描述前野將右衛門長康與竹中半兵衛的互動。在日本戰國時代的歷史裡,前野將右衛門並不是一個特別出名的人物。在距今五十餘年前的一場颱風後,愛知縣的陳舊倉庫裡發現了前野一族的古文書《武功夜話》,雖然史學界對《武功夜話》的真偽還沒有定論,但書中記載著許多關於竹中半兵衛的軼事,相信前野將右衛門跟半兵衛必定關係匪淺。

歷史小說的趣味之處,就是在歷史跟虛構的交錯以及結合。本書的作者八尋舜右先生更是這方面的專家,作者曾任職於歷史專書的出版社「人物往來社」,也曾擔任過《歷史雜誌》的編輯長,難怪作者能將跳脫通說的框架,以最新的資料為底,重新演繹竹中半兵衛孤單而重情的形象。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