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軍師官兵衛 42話 太閤之野望 / 43 話 如水誕生

伴君如伴虎,因為秀吉的外甥身分而扶搖直上的秀次。
沒多久也即將從雲端跌落,秀吉的老番顛症狀即將邁向西軍迷不忍直視的最高點。

===42  太閤之野望===

秀吉老年喪子,將關白大位交給外甥秀次,以前任關白身分任太閤。
官兵衛帶著長政跟善助前往名護屋城處理軍備。
三成跟另一個五奉行增田長盛突然來到,並且傳達太閤下命四月出兵攻韓。
還直接挑釁說黑田家不服秀吉軍令,所以這次奉秀吉旨意來督軍。
傲慢的態度引起長政不滿。

喪子的茶茶要秀吉帶她一起去九州。
並且說自己還年輕,想要再懷秀吉的孩子。秀吉連忙答應欣喜不已。

名護屋城的軍議,大將宇喜多秀家命小西行長為先鋒。
引起加藤清正不滿,直斥小西行長只是個賣藥出身的商人。
官兵衛出來打圓場,說自己也是眼藥商出身。
並且提案讓小西跟加藤,每天交換當前鋒(?)
小早川隆景也在旁邊助攻,上從宇喜多秀家到諸將都心服。
眼見官兵衛影響力之大,三成更加不滿。

征韓軍分兵攻下漢城。秀吉原本想要御駕親征。
家康以日本不能放空城、加上當季海象不好為理由勸阻。
官兵衛眼見狀況無法收拾,自請要前往朝鮮。
三成為了怕官兵衛勢力越來越大,也自請要前往朝鮮。
就在三成出發之前,茶茶跟三成私會。

三成,我還要再生下殿下的兒子。這是女人的戰爭。
 (這是想要暗示什麼,喂~~)

官兵衛跟三成前往漢城,長政等人直言目前戰情膠著。
加上兵糧不繼、敵軍的水軍(李舜臣的龜甲船)強悍。
軍議上,官兵衛跟小早川認為應該要堅守漢城,小西行長則要積極進攻。
對於兵糧問題,三成則是事不關己般地不關心,只說自己來督軍回報。
長政抓狂拍桌,直斥三成只會進讒言亂搞。
事後果然日軍踢到鐵板,小西挫敗會同長政等人撤回漢城。

官兵衛連忙回到名護屋想要稟報軍情,秀吉卻因為母親病逝回到大阪。
等到秀吉回到名護屋時,茶茶這時候又懷了身孕。
面對老年再度得子爽到升天的秀吉,官兵衛則先說戰況吃緊。
然後建議要跟朝鮮談和。

官兵衛回到朝鮮戰局,看到士氣低落的傷兵。
看到秀吉提出的和談條件,要明國的公主跟天皇和親。
小西行長兩眼發昏只覺得不可能達成,官兵衛則是毅然把書信給燒了。
決定要玩兩面手段解決這件事。


軍議上官兵衛直說這場戰爭持續下去只是白白送死。
並且要求從漢城退兵回到釜山。
三成跟增田長盛則是堅守秀吉的命令,說要死守漢城。
官兵衛把球丟回大將宇喜多秀家手上,秀家最後決定退軍。
三成則是埋下陷阱,說要先行一步回去報告。懇求官兵衛回去據實以報。

等到官兵衛回到名護屋,秀吉則斥責官兵衛獨斷妄為。
三成等奉行去找官兵衛討論軍情。
官兵衛竟然傲慢地以下棋為由給他們吃閉門羹。
原來這件事是三成的移花接木,把黑鍋全部給官兵衛。
秀吉氣得命官兵衛蟄居,接下來哪天可能就人頭不保。

===== 43  如水誕生  ===============

秀吉跟家康在名護屋吃甜瓜閒扯,兩個人玩起了扮商人家家酒會
氣氛融洽之下,家康突然問起秀吉要怎麼處理官兵衛。
秀吉突然臉一沉,只說官兵衛狂妄自為太過聰明、只是自尋死路。

光夫人也連忙跑去找寧寧夫人說情,最後寧寧夫人直接使必殺技。
直接跑去找茶茶幫忙說好話。

善助連忙從朝鮮回國,官兵衛只是淡淡說被三成給框了。
面對官兵衛的沉著,善助則說秀吉已經不是當年的羽柴秀吉。
再這樣下去只是重蹈利休的覆轍。

這時候茶茶又生下一子,秀吉高興地打算從名護屋跑回大阪。
在回大阪之前命官兵衛登城聽候發落。這時官兵衛也下定決心。

出現在三成以及秀吉前的,竟然是剃了大光頭的官兵衛。

官兵衛,你在搞什麼把戲?秀吉笑著試探

從今天起,我改名為如水圓清。我認真地思考過了,我雖然覺得自己沒做錯。利休殿下也曾經認為自己沒做錯,所以選擇以死貫徹自己的意志。但是為了堅持而丟掉性命,這種做法跟我不合。

我曾想過,現在是否是我的絕命之期。但我不應該死在這裡。我在此向殿下低頭,請殿下能饒恕我。如水還有另外一個意思,水依照容器的形狀而改變方圓、今後要怎麼使用我,也依照殿下的意思來辦。

面對官兵衛的巧辯,秀吉也拿出了諸將求情的書信。最關鍵的是茶茶也上書,說為了剛出生的小孩,希望不要在此時殺生。官兵衛趁機要求隱居,暗示自己不會再妨礙三成。秀吉跟三成心滿意足地離開。

秀吉前往大阪去看小孩。會後茶茶意有所指地向三成宣示。
我只希望小孩能成為天下人,必要時候也得排除所有障礙

官兵衛跟光夫人前往拜訪寧寧,感謝寧寧的救命之恩。
寧寧這時候也順水推舟,要官兵衛去幫忙外甥秀次。
秀吉曾暗示秀次,要將日本分為五塊。四塊給秀次、一塊給剛出生的孩子。
沒想到秀次竟然白癡地說嬰兒還小怎麼治理國家。
官兵衛立刻出策,建議秀次寫信給秀吉,請求將自己的女兒嫁給秀吉的兒子。
秀吉高興地認為秀次接受暗示,三成則還心存不滿。

終於黑田家諸將也從朝鮮退兵,還帶了虎皮回來吹噓自己的能耐。
被自己的老婆跟官兵衛酸有勇無謀,不過長政終於學會打圓場一笑置之。

家康找來黑田長政、加藤清正舉辦酒宴。
一邊捧這兩個小夥子、一邊聽他們抱怨三成。
稍微搧風點火,講一點人質時代的貼己話。就把這兩個人哄得服服貼貼。

秀次順利地(?)在棋局贏了官兵衛。還問了官兵衛是否故意放水。
官兵衛則說換作是秀吉就會高興地面對勝利,不問對手是否放水。
眼見年輕氣盛想要掌權的秀次,官兵衛認為秀次的氣量還不足。

果然在茶茶跟三成的操盤之下。
五奉行前往聚樂第,質問秀次是否意圖造反。

可憐的秀次即將性命不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