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36回 試煉的新天地 / 37 回 城井谷的悲劇
















連續兩集,黑田長政都很焦慮地想要表現自己。
然後挖洞給自己老爸跳….
明明元服前的長政又聰明又可愛……




黑田長政對於後藤又兵衛的心情越來越複雜。
兩人分道揚鑣的日子看來也不遠矣。
這次編劇似乎想把宇都宮的鶴姬跟又兵衛湊在一起
強化又兵衛跟黑田家的決裂。


=======  36   試煉的新天地  =========

雖然秀吉放寬伴天連追放令,容許天主教大名的宗教信仰但是不容許布教。
當年被信長以宗教做為威脅的高山右近。
這次寧可捨棄領地跟地位,也要為宗教獻身。

千利休為右近舉辦餞行茶會,並且邀請另外兩個天主教大名官兵衛及小西行長同席。
「這個茶碗雖然曾經一度破損,但是補修之後更顯意境」利休鼓勵右近。
日後右近漂泊,最後在馬尼拉過世。




隨著官兵衛被轉封到豐前國,阿光夫人等人也動身準備離開。
長年侍奉黑田家的阿福決定要留下來守墓,為黑田家及櫛橋家祈求冥福。
最後另一位侍女在最後關頭留下,阿福還是跟著大家一起搬到豐前。

豐前國的原住民宇都宮鎮房不願意轉封到四國伊予。
官兵衛前往說服,宇都宮鎮房氣憤官兵衛未能信守本領安堵的承諾,雙方談判破裂。
雖然談判不成,但是官兵衛仍然想要避免戰鬥、平的方式解決。

+++++++


聽聞九州國人騷動,穿著猴子羽織的秀吉當眾表達不滿。
秀吉趁機命佐佐成政鎮壓一揆,順便要藉此機會拔除佐佐成政。
另一方面又像個老色鬼一樣討好茶茶,茶茶不願意屈為側室
要秀吉把她視作為另一個正室來迎娶。
比起秀吉的色慾,寧寧夫人更在意秀吉疏遠官兵衛並發布伴天連追放令
秀吉只是意有所指地說,除了統一天下之外,自己還有更大的夢想。



++++++

面對宇都宮一族據城反抗,黑田長政等一票第二代將領提案力攻。
官兵衛則是下令要冷靜面對,一一掃除一揆勢力,孤立宇都宮一族之後再見機行事。
但是佐佐成政無法順利鎮壓肥後國的一揆,官兵衛、小早川隆景、安國寺惠瓊前往支援。
留下黑田長政看家。

官兵衛前腳才離開,豐前國各處發生一揆,城井谷城此時疏於防備。
黑田長政不顧後藤又兵衛勸阻,執意攻打宇都宮一族。







======  37   城井谷的悲劇  ======



官兵衛等人聽聞長政發兵,知道這一定是宇都宮鎮房請君入甕之計。
但是通往城井谷城只有狹長的一條通道,敵軍必定在那裏埋伏。
就算派兵去救也只是徒增傷亡。

果然長政在途中遭受伏擊,大敗而逃。
在家臣捨身掩護,長政才能安然撤退。
長政連滾帶爬回到城內,雖然承認敗戰的責任在自己身上。
卻又提案說敵軍此時必然疏於防備,只要再次發兵必然能戰勝。
被官兵衛氣得拿拐杖痛打一頓。

「好好想想戰敗的原因,並且給我思考如何攻略!

+++++

另一方面,宇都宮一族舉辦慶功宴會。
鎮房之女鶴姬也親自為父親斟酒。
「可惜這次沒能取下黑田的首級,父親大人下次定剿平可恨的黑田」



+++++++++++++



秀吉聽說官兵衛順利鎮壓豐前一揆,但是佐佐成政還沒辦法處理好肥後。
「佐佐成政雖然驍勇善戰,但是器量不足以治理領地。
  倒是以官兵衛的才幹,應該要更早處理好豐前的事才對」秀吉碎念。
「還不是因為大人毀約叫宇都宮轉封,根本就是挖洞給官兵衛跳」千利休適時吐槽。
當秀吉追問宇都宮下場,才知道宇都宮一族歸順到黑田旗下。
「宇都宮這傢伙違抗我的命令,官兵衛還能把他收編為家臣,真有趣、真痛快,哈哈哈哈」
秀吉笑得惠瓊心裡直發寒。

另外又發生一件秀吉老番顛事件。
千利休在寧寧夫人的茶席上,提到秀吉曾跟公卿們捏造自己出身高貴的謠言。
秀吉扯謊說自己是某個叫萩中納言的私生子。
「明明就是鄉下的山猴,裝什麼出身高貴」
「但是公卿們都不敢吐槽,現在已經沒有人敢對秀吉大人回嘴」



+++++++++

佐佐成政知道自己被猜忌,這樣下來必然不會有好下場
成政仗著自己跟秀吉三十年的交情,決定親身前往大阪謝罪,途中順便拜訪官兵衛。
沒想到秀吉完全不願意見佐佐成政,只叫三成出來打發佐佐成政。
「殿下命你處理肥後一揆,你竟然放著命令不管自己跑來大阪。」
三成冷淡地傳達秀吉的指令,命佐佐成政閉門思過,最後被命切腹謝罪。


官兵衛出兵鎮壓肥後一揆,在路上收到秀吉的命令,要官兵衛除掉宇都宮一族。
秀吉第二次挖洞給黑田家跳,就算是官兵衛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栗山善助自請前往大阪跟秀吉交涉。

「宇都宮一族折服於殿下的威光而投降,請殿下收回成命」

「善助啊,你們這些家臣真是官兵衛的寶貝。我真忌妒官兵衛。
  告訴官兵衛,他再繼續自以為是的話,只會害你們這些忠臣流落街頭」




+++++++

加藤清正跟福島正則也領軍要鎮壓肥後,途中拜訪黑田長政看家的中津城。
提到秀吉非常不爽的事,並且擔心黑田家會重蹈佐佐成政的覆轍。
只要老爸不在家,就會開始暴衝的黑田長政又再次行動。




長政傳宇都宮鎮房進入中津城
並且把宇都宮的家臣留在其他房間,要跟宇都宮鎮房獨自對飲。
鎮房看到黑田長政神色不寧,加上長政的笨蛋手下還倒酒滿出杯子。

「喝啊,這酒並沒有下毒」

鎮房一口喝下酒,果然酒沒有問題。

「真是豪邁的豪飲,來,命人”上菜”」

一旁的黑田武士聽到暗號,立刻把拿取藏屏風後方的長刀。
將宇都宮鎮房團團包圍。
「卑鄙的黑田!!」

「這一切都是奉關白大人的命令」
長政一邊說,一邊砍殺宇都宮鎮房。


「將宇都宮的武士全都殺光,一個都不能留!!!」




 


相關紀行文

<<染血的無情鎮壓 中津城、合元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