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6日 星期二

[軍師官兵衛] 33 回 滿身瘡痍的靈魂





荒木村重真的是沒讓我失望啊,埋了這麼久的支線狂氣爆發~
被茶茶質問為什麼能拋下部下跟妻子逃跑
村重也以下犯上質疑為什麼茶茶能屈身在殺父殺母仇人底下
一整個就是爽!!!

另外官兵衛大鑊了,熟讀兵書卻不知道王翦的典故。
這下吃鱉了



=====[軍師官兵衛  33 滿身瘡痍的靈魂=====

天正13年,秀吉被朝廷賜姓豐臣並且任職關白。
從小跟隨秀吉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石田三成等人也被封官職。
秀吉藉著天下人的威儀,宣示「天下惣無事」
要求各大名不得藉故私自引發戰爭。


但是北条、德川聯手,九州的島津也尚未臣服於秀吉。
「不聽從命令者,我將親自帶兵討伐」秀吉發出了王者之聲。




+++++

黑田家臣也聚集在一起碎嘴。

「下次攻打九州應該也會命我們黑田眾打先鋒,但是立功卻沒獎賞」太兵衛不平。
「主公去年才領了四萬石領地,所以拒絕了恩賞」善助道。

棄笛子改彈琵琶的黑田音樂老師井上九郎則說。
「真的只有這樣嗎?恐怕是有不滿主公的人在關白身旁挑撥是非吧」
「別說這種無聊的話」善助無力地反駁,但其實大家心裡都認同。


三成雖然不斷進言要討伐家康,但是秀吉還是認同官兵衛的戰略。
取下四國、九州提高威勢,再來蓄積實力討伐家康。
秀吉認同三成在政治上的才幹,提到軍略還是無人能出官兵衛之右。
但是秀吉也開始猜忌官兵衛的才能。
寧寧擔心秀吉太過信賴三成、並且過於溺愛茶茶。


「你知道嗎?現在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只有茶茶啊
她越是想逃,我就越想抓住她」


++++++


官兵衛跟隨高山右近前往教會。
聽到了當年被囚禁在有岡城地牢時,だし在教會所唱的聖歌
看著信眾懷中的小孩,官兵衛也想起了だし的孩子。
當年的侍女如今投在黑田家臣底下,村重跟だし的兒子也已經八歲。

官兵衛特地安排道薰跟自己的兒子見面。
道薰先是滿臉錯愕,內心錯綜複雜難解。
最後只是冷冷地說自己並沒有孩子就冷漠地離開。


+++++++


茶茶不把秀吉賞賜的綾羅綢緞放在心上,卻不懷好意想聽荒木村重的往事。
秀吉招集了道薰、官兵衛、右近,命令道薰談當年捨棄有岡城而逃的往事。
茶茶刻意挖苦道薰「拋棄了家臣跟妻子,為什麼還有臉活在世上」

「因為我已經不是人了,只是一頭活在亂世的怪物。」道薰不改一臉的冷漠。
  突然話鋒一轉,道薰揚起了眉質問茶茶。

「那我也請教,茶茶殿下又是以什麼身分在殺父殺母仇人底下生活?

面對道薰不要命的回嘴,茶茶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秀吉也憤怒地拔刀制止道薰。

道薰毫無畏懼
「在座的各位,都是怪物!!!!!就連被天主教所附身的右近也是。
  殿下,所謂的天下惣無事不過是句空話。
  就算是誰得到天下,亂世也不會就此終結」

「你這個傢伙,我要親手殺了你」秀吉整個陷入狂暴
「儘管來吧!如果這樣的首級你也想要的話」道薰整個人豁出去





突然官兵衛放聲大笑
「道薰,你就這麼想死嗎?
  想死又不敢自殺,所以要靠這樣瘋狗亂咬來逼人殺你?

茶茶露出了又興奮、又憤怒的眼神,瞪大雙眼說
「對,不要殺他。
  讓他繼續活在世上丟人現眼,才是最棒的懲罰」

茶茶也繼承了亂世怪物的靈魂。





+++++++


道薰被逐出大阪之前,官兵衛又帶著道薰的兒子前來。
「這個孩子有很高的藝術天分,今後一定會成為有名的畫師」

道薰之子,日後的畫師岩佐又兵衛,默默地將一幅畫交給道薰。
圖中畫著道薰倚坐微笑的模樣。
「畫得真好,畫得真好
道薰內心的冰壁終於融化,抱著親生兒子痛哭。





道薰臨走之前,送給兒子一支畫筆。
並向官兵衛道別
「官兵衛殿下(冷漠調)
…..官兵衛!!!(激昂)   我還想再重活一遍,再會了!!!

重新開機的道薰,隔年在堺逝世。結束了長達三十集的劇情。
官兵衛也受到神的感召,在高山右近的穿針引線之下受洗成為教徒。






秀吉也向小早川隆景、安國寺惠瓊展示引以自豪的組合式黃金茶室。
一整個充滿暴發戶的全金箔茶室、又是可攜帶型組合式茶室。
小早川跟安國寺(隱藏著心中的鄙夷)滿嘴稱讚。


++++++

薩摩的島津逐漸攻下九州領地,大友宗麟親自上洛臣服秀吉並希望秀吉相救。
終於秀吉也決定要攻打九州,命官兵衛為前鋒,跟毛利軍聯手解救大友。

秀吉>「官兵衛,上次平定四國卻沒有封賞,你心裡應該很不滿吧」
官兵衛>「絕無此事,是我自己辭退殿下的好意」
三成>「這次殿下已經決定大大賞賜,只要打下九州,一定會讓黑田大人滿意

官兵衛>「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並不是為了求取領地而效忠」
秀吉>「不要領地封賞?那官兵衛,你到底是為何而戰?
官兵衛>「我只希望能夠輔佐殿下,平定亂世天下太平」

秀吉>「喔~~~沒有什麼東西,比無欲無求的男人更恐怖」

秀吉的表情似笑非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