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軍師官兵衛]31話 邁向天下人之道














本集光速帶過幾個歷史事件,就連清須會議也在主題曲前的五分鐘快速帶過。
阿市出現了,又消失了,在本劇中只是個陪襯品的柴田勝家也退場。

另外藉由荒木村重的再出場,宣示英雄即將墮落。
秀吉跟官兵衛說的笑語,今後也將成為兩個人之間解不開的詛咒。


96年大河劇秀吉,竹中直人演的是熱血上進的太閤立志傳。
故事結束在秀吉即將黑化的時刻,藉著千利休的退場。
竹中秀吉舉辦盛大的茶會,其中藉由三成、秀次的衝突暗示羽柴家的未來。
還有神秘兮兮不苟言笑的家康,跟三成暗中較勁。

這次竹中直人又重新扮演秀吉,除了第一集小田原之戰中傲慢尊大的模樣之外。
到目前為止的秀吉就像是96年版捲土重來。
但是這次秀吉將會被權力所腐蝕而黑化。

熱烈如火的太陽之子,接下來將如同日蝕一樣變成權力薰心的暴君。
相信竹中直人也將會成為秀吉這個角色的典範。
我非常期待。


 ++++++++++++++++++


天正十年六月二十七日,柴田勝家、羽柴秀吉、丹羽長秀、池田恆興聚集在清洲城。
商討織田家後繼事宜,稱為「清須()會議」
由於次男信雄愚魯,柴田勝家推舉信孝繼任。
最後秀吉使出王牌,擁立信忠之子三法師。
並且重新分配織田家的領地,將丹波、山城劃分給秀吉。
另外將秀吉的領地長濱劃分給勝家。




眼見秀吉的勢力越來越龐大,勝家藉由跟阿市結親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信孝也以後見人的身分,將三法師留在身邊。
最後秀吉讓養子,也是信長四男的秀勝為主,在大德寺盛大舉辦信長的葬禮。
雖然沒有信長的遺體、名義上的織田家正統繼承人三法師也沒到場。
但是秀吉以盛大的儀式藉以宣揚自己的控制權。


+++++++++++


吉川元春不滿秀吉隱瞞信長死訊談和,聲明毛利將加入反秀吉陣線。
輕率的舉動引起小早川隆景的不滿。
不過如果勝家跟毛利聯手,秀吉將腹背受敵。
官兵衛也立刻反應,跟蜂須賀一起晉見棲身在毛利家的足利義昭。

一心想回到京都重掌政權的足利義昭,決定兩面討好。
一方面跟勝家暗通往來,面對官兵衛又說只要能回京,願意跟秀吉合作。
官兵衛知道義昭絕對不會押寶任何一邊,反過來利用義昭兩面押寶的個性來牽制毛利家的決定。




趁著寒冬,秀吉舉兵奪回長濱並且攻打岐阜城的織田信孝。
柴田勝家被大雪封路而動彈不得。


++++++++++++++


在千宗易(日後的利休)的穿針引線下,官兵衛前去會見宗易的茶道弟子。
沒想到當年捨棄有岡城而逃的荒木村重,如今剃髮改名道糞並成為宗易的弟子。
官兵衛千頭萬緒湧上心頭,指著荒木村重就是一陣質問責罵。
宗易以主人的身分制止官兵衛,但是官兵衛也難忍心中的憤怒而離席。





十六年前的官兵衛(演千利休的演員,當年演過黑田官兵衛)=千利休向官兵衛說
「你能夠斬斷那個男人的疑惑嗎」
「宗易大人!!你知道我跟他之間的過節嗎?
「就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才要拜託你。這也是為了你好。」
千宗易說完摸不著邊際的話就離開了。

幾天後,官兵衛又去造訪道糞的棲身之地。
在那裏見到了寬大為懷的教徒高山右近,原來右近已經放下仇恨。
「三年前,我逃到毛利那邊去。但是毛利根本不願意接納我這個偷生怕死之輩。
 我又離開安藝國四處流浪,途中好幾次想尋死。
  但是我只要一死,就代表我輸了、信長贏了。
  這絕對不行,許多人為我而死,我不能輸給信長。
  最後信長死了,而我也贏了」

「你說你贏了?」官兵衛忍不住吐槽。

「跟信長的決鬥,終究是活下來的我贏了。
  既然贏了,我也可以去死沒關係。
  但是我死不了,如果斷食就會餓死,但是餓了就會吃。
  如果不喝水也會渴死,但是最後我還是因為口渴而喝水
  如果不穿衣就會凍死,但最後我還是穿上保暖的衣物
  我每天都會想到為了我含恨而死的人,但是這並不會動搖我深處的求生反應。」

道糞面無表情,繼續哲學般的發言
「所以我跟隨宗易大人學習茶道,藉以逃避我內心的矛盾與執著
  但是我已經快不行了,我已經不是個人,而是活在亂世的怪物。
  只要亂世繼續延續,就會有更多像我這樣的怪物誕生」

堅信秀吉會重建世道的官兵衛,忍不住出言反駁。
「秀吉大人將會執掌天下,終結這個亂世。
  再也不會出現第二個像你這樣的怪物」

面對激動的官兵衛,道糞只冷冷地回嘴
「我並不這麼認為,信長也是隨著權勢用大而變了一個人。
  所謂的天下就是具有這樣的魔力。
  越是有可能得到天下的人,越會受到這股魔力的影響。
  秀吉也不可能逃得過。

  說到底秀吉也是趁機奪取織田的天下。
  這樣的男人就算得到天下,遲早這個世道也會陷入恐怖」

官兵衛跟光夫人談到道糞的事。
光夫人認為道糞心裡其實非常後悔,但是也已經於事無補。
為了讓秀吉取得天下,今後也必定還會發動流血戰爭。
一想到這裡,官兵衛的眼神也變得黯淡無光。


++++++++++++++


隨著新年的到來,秀吉在姬路城舉辦了盛大的宴席。
傲嬌少女糸子也出席酒宴並且幫長政斟酒。
沒想到不解風情的長政竟然沒認出來,糸子愣住將酒倒得長政滿身。

光夫人跟官兵衛越看越有趣,當場就跟蜂須賀締結婚約。
秀吉也在寧寧的建議下收糸子為養女,讓三家親上加親。






++++++++++

同年二月,秀吉又出兵攻打瀧川一益。
勝家忍無可忍決定無須再忍,趁著雪融之後揮兵攻打秀吉。
雙方在賤岳展開一場大戰。

在官兵衛的運籌帷幄之下,羽柴軍在各個戰局取得優勢。
像是下圍棋一般,終於將柴田勝家逼入了死角。
最後柴田勝家跟阿市一同自盡,並且放火燒了北之庄城。

在秀吉的本陣,秀吉高興得拍著官兵衛的肩膀。
「一切都像你所說的推進,官兵衛,你真是個恐怖的男人啊
  這世界上我最不想為敵的人,大概就是你了。」

羽柴軍救出戰國三公主,並且帶到秀吉的本陣。
秀吉連忙要問候茶茶,只見茶茶拔出懷中的小刀要刺殺秀吉。
雖然立刻被旁邊的士兵給壓制住,茶茶抬起頭用怨恨的眼神瞪著秀吉。
「我父淺井長政、我母阿市的仇恨,我絕對不輕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