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 第3回 掌握命運之道





軍師官兵衛 III   黑官鬥惡龍 (誤)





雖然我真正看完(或超過一半劇情)的大河劇並不多,這樣說可能有所偏頗。

印象中80、90年代的大河劇,經常會跑進畫面陰暗、配樂平淡的會議場景。

加上當時日文程度不夠,沉悶緩慢的步調經常讓我打瞌睡。



為了吸引年輕收視族群,近幾年的大河劇多採用偶像明星。

劇本大多比較緊湊,並且加入比較輕鬆的梗。

特別是這一集的官兵衛安排了許多事件,被日本的網友說是RPG流程。

旅行→碰到敵人→強力友軍助拳→抵達城市跟友軍分離→武器店→教會存檔



緊湊的劇情看起來雖然過癮,不過事件跟事件中間缺乏醞釀發酵的時間。

如果能夠再稍稍放緩一點步調會更好。



=====  軍師官兵衛  第三回  掌握命運之道(又名:黑官鬥惡龍) =====



赤松為了阻止小寺跟浦上聯姻,發兵襲擊室津城。

室津城上下為了舉辦婚禮而疏於防備,被赤松軍一舉攻入。

剛嫁進室津城的おたつ雖然躲進了倉庫,仍然逃不過亂軍的侵襲

官兵衛抵達被戰火蹂躪的浦上城,在倉庫找到奄奄一息的おたつ。

おたつ在心上人官兵衛的懷中嚥下最後一口氣。

 





眼見自己的心上人橫死,官兵衛被仇恨沖昏頭。

在會議上不斷提案要發兵攻打赤松,被黑田爸斥責。


++++++++++


在美濃國,信長屢攻不下的稻葉山城被竹中半兵衛以策略奪下。

消息傳到信長耳裡,信長命秀吉前往遊說。

只要竹中半兵衛願意交出稻葉山城,願意將美濃國一半領地劃給竹中半兵衛治理。







[濃,你父親道三把美濃國交託給我管理。]

[是的。但是父親也被兄長義龍逼死。殿下務必舉兵報此仇]

[什麼復仇,無聊透頂。我只是要將無主的美濃國納為己有]



[話雖如此,但是半兵衛並不是為了奪城而謀反,

而是為了要勸誡無道的主君齋藤龍興。他會輕易讓出稻葉山城嗎?]



[如果他讓出稻葉山城是最好,但如果他堅持”義”不願讓出那就更有趣了。

在這個亂世,能夠堅持自己的正義的人寥寥無幾。

打破腐敗的積習,重新將世道扶上正軌,才是我信長的”義”]




「把妹就把妹,說什麼大道理。。。」



***********



半兵衛智取稻葉山城又拒絕信長的消息,很快就傳到播磨國。

為了讓官兵衛打起精神,善助跟武兵衛扯開喉嚨談論此事。

但官兵衛還是恍神無精打采的樣子。




官兵衛也因此意志消沉了兩年。

黑田爸看不下去,跟主公小寺政職對奕時故意輸棋、並推舉官兵衛去堺港買鐵炮。



「你還放不下おたつ的事嗎?絕不能因為仇恨的心而掀起戰爭。

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

現在的你大概也聽不進去吧。現在的你,只是黑田家的恥辱」






繼父親之後,祖父黑田重隆也在海邊開導官兵衛。

黑田爺「聽說你在評定上不斷進言出兵攻打赤松?」

官兵衛「是,這一切都是為了維護黑田家的尊嚴。正是武士所為之道」



「少說漂亮話了,你不過只是想為おたつ報仇。你只是被復仇的心沖昏頭。」

「報仇有什麼不對,打輸也不過一死!!死在戰場正是武士所願」



「蠢材!怎能如此輕擲寶貴的生命。

冷靜一點,おたつ不會希望你為她報仇。

你還太年輕,這個播磨國並不是全世界,世界是很大的。

出去增廣你的視野,好好思考你能做些什麼」

話講完沒多久,黑田爺就溘然長逝了…



 
 ●黑田爺:「我才想哭哩,你還有40幾集,我才三集就殺青了」




*******



官兵衛帶著善助跟武兵衛踏上了前往堺港的旅程。

傻蛋隨從在路上闊談身懷鉅款之事,不久就被野盜團團包圍。

幸得路上的浪人荒木村重拔刀相助解圍。

[你們要去堺港?你們不知道京畿發生大事,現在正亂成一團嗎?]




 ●爽朗的荒木村重超可愛,不管是餓肚子或是要錢的時候都很耿直豪爽。




官兵衛才從荒木村重口中聽說,幕府將軍足利義輝遭到三好三人眾圍攻而死。

[公方(幕府將軍義輝)大人雖然武藝超群

但是在這個亂世,單憑孤身單劍已經無法有所作為。]






● 一代劍豪大將軍足利義輝



*********



相較於途中因戰火而家破人亡的慘狀,堺港卻像跟亂世絕緣般生氣勃勃。

雜耍藝人、南蠻人、商人川流不息。

「只要進到堺港,就算有天大的仇恨也不能拔刀相見。

在堺港權力最大的不是將軍、也不是一方大名、而是掌握金流的"會合眾"」





荒木村重將官兵衛一行人帶到"會合眾"今井宗久屋前。

官兵衛也不惜錢財,給予兩貫銅錢做為謝禮。

「太感謝了,下次再相見時我一定會成為一國一城之主。

到時候必然十倍奉還」



*******



今井宗久跟官兵衛交易鐵炮,並且展示鐵炮的使用方法。

「只要點燃火藥瞄準射擊,就能輕易奪人性命。

今後戰爭的型態應該因鐵炮而產生巨變吧。不久前信長曾派手下藤吉郎來買鐵炮。」

藤吉郎:「堺港的繁榮,竟然是建立在戰亂兇刀的軍火販賣上。說來真是諷刺啊」




在城市購買完裝備的官兵衛,一邊思考藤吉郎的話。

隨步走到傳教士的小屋中,跟著百姓一起聽傳教士傳福音。

佛洛伊斯:「主的教導有三樣。要相信主、遵守主的教誨、並且要愛鄰人如愛己。

只要人人都能視鄰如親,這個世界就可以和平無紛爭。」



●佛洛伊斯:「前輩叫我轉達,他的中文譯名叫沙勿略,不要再叫薩比了」




隨著百姓頌唱聖歌,官兵衛想起父親、祖父的教誨。

不由得落下清淚(順便在教會存檔)

「現在的你不過是被仇恨沖昏頭,難道おたつ會希望你為她報仇嗎?」

「人死不能復生,不能因為仇恨而引起戰爭奪走其他人的生命。」

「人生於世,好好想想自己能做些什麼」



結束了長達兩三年的疏於工作渾渾噩噩,官兵衛在迷霧中找到出口。

「世界無限寬廣,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下一集,黑田爸要將家督的位置交棒給官兵衛。

在美濃國,足利義昭也即將跟信長聯手上洛。天下布武的時代即將來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