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第9回 官兵衛被試探




從第七回開始,官兵衛跟織田家牽上線。

這幾集就是像是漂亮的三拍子,鄉下秀才黑田官兵衛在織田家嶄露頭角。

也跟日後的主子秀吉、還有日後反目成仇的荒木村重產生連結。

當然這一集的賣點,就是兩軍師<竹中半兵衛+黑田官兵衛>的互動。





雖然竹中半兵衛被稱為當代的諸葛孔明,也被譽為是秀吉的軍師。

但其實半兵衛的紀錄不多,許多都是在江戶時代跟秀吉一起被神化。




在戰國時代結束後180餘年後,1797年的[繪本太閤記]將野史跟穿鑿附會融會貫通。

隔年人形淨琉璃(日本的人偶戲)跟歌舞伎也改編[繪本太功記](因為版權問題改字?)

為了避免政治不正確被德川幕府查禁,將秀吉、信長、竹中等人改成其他名字。

秀吉跟竹中的故事就像是現代的哈利波特,在各種娛樂媒體造成轟動。





竹中官兵衛跟黑田官兵衛有兩個很有名的軼事。

一是官兵衛被敵人囚禁,信長以為官兵衛投降敵人。

下令將官兵衛的長子黑田長政斬首,多虧竹中半兵衛偷偷保護長政性命。





另一件事是官兵衛得到秀吉的獎賞書信,跟竹中半兵衛炫耀(?)時

半兵衛卻把書信撕毀,告誡官兵衛不要因此就鬆懈。

留著這樣的東西反而日後可能會遭到猜忌。

這段軼事可能是因為秀吉晚年疏遠官兵衛,所以後人以此梗捏造的傳說。

仍然可以窺見半兵衛的人格。





==== 第九回   官兵衛被試探    =====





上一集半兵衛不知道是英雄惜英雄,還是文人相輕,

向秀吉提出想要試探官兵衛的要求。

一早石田三成就領著官兵衛去拜訪竹中半兵衛,路上兩人也展開對談。





三成:「大人一早就趕赴岐阜城,為了要保全一席之地只能像老鼠一樣奔走」

官兵衛:「啥? (信長叫你老闆禿鼠,你也敢說自己老闆是老鼠)」

三成:「信長大人要求臣下全力辛勤奉公,如有怠慢者會被驅逐、甚至性命不保」





三成回過頭輕蔑地跟官兵衛說:

「要加入織田旗下就要了解這邊的規矩,官兵衛大人也最好別怠慢了」

官兵衛哼了一聲,心想這個年輕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三成跟官兵衛越過庭園,來到竹中半兵衛的居處。

只見到半兵衛悠閒地在採收葫蘆。

官兵衛:「初次見面,我是黑田官兵衛,久仰您的大名跟功績。。。」

話還沒說完,半兵衛就冷冷地回賞一塊鐵板。

竹中:「無聊,只是一些空穴來風的傳言罷了。」





半兵衛一邊摘下葫蘆,一邊自顧自說著

「真無聊。秀吉大人大概是老毛病又犯了,才交談一次而已,就對人掏心掏肺地信任。

    官兵衛大人,我倒是想請教。你認為要如何才能平定播磨國?」






官兵衛發現自己似乎不受歡迎,也收起笑容準備應戰。

「要用軍力硬攻得花上兩三年時間,最好的辦法還是用外交說服。。。」

話還沒說完,又被半兵衛打斷。

竹中:「這樣的話誰都會說,我要聽具體的辦法。哼,看來只是個說大話的傢伙」





面對半兵衛全力挑釁,官兵衛也大動無明之火。

「我有必勝之計!! 只要說服播磨國三大名門,小寺、赤松、別所來謁見信長公。

    其他土豪城主必然風行草偃,棄毛利而投向織田」




竹中:「喔?這樣的事情,你真的辦的到嗎?」

半兵衛:「(別瞧不起人!!) 當然可以」

竹中:「那就讓我見識看看閣下的本事了」

 



*****





火大的半兵衛立刻招集家臣,以軍情為由匆匆拜別寧寧要返回播磨國。

聰明的寧寧很快就察覺到幕後黑手,一定是家中的腹黑小白臉竹中半兵衛。



官兵衛:「那個半兵衛真是個討厭的傢伙,那種目中無人要試探人的樣子」

善助:「看您慌慌張張的樣子,這不是官兵衛大人的作風啊」

官兵衛:「什麼話!!!我也是有自尊的啊」



+++++++


一方面在岐阜城,信長跟眾臣討論要如何對付長島一向一揆。

秀吉主張要用分化計,讓長島一向一揆從內部瓦解。

柴田勝家則是主張大軍輾過去以展現軍威。

信長:「猴子,你心裡在想,播磨國的局勢比北陸來的重要吧。

               不過我不打算要派兵去播磨,先看看那個黑田官兵衛有多大本事。

               如果他過不了這一關,表示他也只有這點器量而已」







******







回到播磨之後,官兵衛也立刻在評定會議全力陳述。

希望主公酒糟鼻小寺能夠拜會信長表達投誠之意。

酒糟鼻小寺:「你在講什麼鬼話,路上會經過敵人的領地。你難道要公子獻頭?」

官兵衛:「不只是大人,我還會說服赤松家跟別所家一起投效織田家」

雖然官兵衛用盡三寸不爛之舌,但還是沒辦法說服膽小的小寺。

一直占下風的舅子左京進,又出來酸官兵衛。





左京進:「大人,不妨就看看官兵衛大人能否說到做到吧」(酸)




***



眼見沒辦法說服自己的老闆,官兵衛先從三木城的別所家下手。

別所跟毛利一樣,當主別所長治也是個人形立牌。

施政是由別所長治的兩位叔父所掌控。

叔父A別所賀相:「我們已經決定效忠毛利,你請回吧,沒啥好談的。」

叔父B別所重棟:「不,要投向哪一方還不知道」





就在兩位叔父爭吵不休時,官兵衛突然發言了。

「請教別所家掌門人的決斷為何?」

叔父A:「啊不就跟你說,長治只是個人形立牌了!」





長治突然朗聲說:「別所家由我當家作主。我決定去謁見信長表達投誠。

誠如官兵衛大人書信所言,"無借人國柄"君主的權力不能下放給臣子」

原來是官兵衛來之前,就先寫信來煽動別所長治。

親毛利的叔父A滿臉不爽,叔父B則是一副"啊啊  孩子長大啦"的感嘆樣。

(六韜:無借人國柄,借人國柄,則失其權)




*****



解決三木的別所家之後,下一個就是龍野的赤松家。

想當年官兵衛帶著小羅莉來這裡採藥被抓,後來官兵衛奇襲大勝赤松。

砍了赤松家前代當主,現在又要來說服赤松家第二代一起投效織田。

簡直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眼見仇人前來,龍野城全軍進入警備狀態。

官兵衛:「我代表御著城主小寺政職,求見赤松廣秀殿下」

據點兵長:「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不想死就快滾」





官兵衛挺身怒吼:

「我是為了播磨國武士的未來著想才來。

    要殺的話聽完我說的話,在殺也不遲!!!!!」





一行人進到龍野城,只見赤松廣秀跟手下怒氣騰騰地包圍在四周。

赤松:「姬路的黑田官兵衛,特地來這邊送死的嗎?」

官兵衛:「三木城的別所大人已經同意一起加盟織田,

                    為了赤松家,殿下也請下定決心吧!!」





赤松這時候受到宇喜多家攻擊

多了信長這個靠山就能夠牽制宇喜多家,因此赤松廣秀也接受提案。




*****




官兵衛成功說服別所家、赤松家,一起前往岐阜謁見信長投誠。

但是酒糟鼻小寺卻只是不斷地敷衍。

此時秀吉修書前來,說信長將前往京都,到時候10月約在京都一起相見。

眼見時間剩不久,黑田爸跟官兵衛一起去說服酒糟鼻小寺。

卻反被小寺嗆聲:「講來講去都是信長大人、秀吉大人,你們有把我放在眼裡嗎?」





黑田爸:「沒想到小寺大人忌妒心作祟,真是傲嬌」

官兵衛:「那該怎麼做才好?」

黑田爸:「真沒輒,兵法上面也沒寫如何治傲嬌啊」




就在這個時候,荒木村重領了大軍前來,說要來幫友軍助拳。

荒木:「聽說小寺大人是我們織田家友軍,特地前來拜訪。」

酒糟鼻小寺:「拜...拜訪?(帶一票軍隊來?)」




荒木:「我這次是奉命率軍要討平敵人,路上經過此處特地來拜訪」

話鋒一轉,荒木又說:「聽說小寺大人好像不願意去見信長大人?」





酒糟鼻小寺慌張地回答:「沒這回事,對吧,官兵衛(求救樣)」

官兵衛打蛇隨棍上「誠如我主所言,已經決定在十月在京都拜見信長大人」




晚上官兵衛也招待荒木村重,並且將妻室阿光介紹給荒木村重。

官兵衛:「荒木大人這下真的幫了大忙,太感謝了」

荒木:「要感謝的話,就感謝竹中半兵衛大人吧。是他說服信長大人」

半兵衛知道小寺政職個性搖擺不定,為了幫官兵衛最後一把。

建議信長派兵前來嚇嚇酒糟鼻小寺,必然會有效果。





荒木村重也告訴官兵衛,織田跟石山本願寺開戰。

雖然荒木村重希望能跟官兵衛一起對抗毛利,沒想到這個位子給秀吉搶走了。

這個消息也傳到門外,黑田家侍女的耳朵裡。


++++++++++



十月,官兵衛帶著播磨國三本柱”酒糟鼻小寺、別所長治、赤松政秀”前往京都。

在妙覺寺謁見信長,但是酒糟鼻小寺卻心不在焉。

講話也結結巴巴:「有了我們播磨國三大名門的支持,必然...必然....」

討厭傳統名門、更討厭笨蛋的信長,不快地拂袖而去。



 

●片岡先生的演技真的太棒了,這可是"毛利元就"裡把小元就壓著打的井上元兼啊







小寺跟官兵衛抱怨信長態度不好之後,悻悻然地離開。

這一切都看到竹中半兵衛的眼裡。

在紅葉遍地的庭園,兩人深情對望。





官兵衛:「聽說上次荒木大人起兵相助,是竹中大人的主意。在此謝過」

竹中:「這沒什麼,倒是你。所謂兵情主速。戰場上沒辦法拖拖拉拉」





面對竹中半兵衛虛無飄渺的話,官兵衛一臉茫然不懂。

竹中:「你還要浪費多少時間在酒糟鼻那樣的老闆身上。彼可取而代之....」

官兵衛整個人彈起來反駁:「竹中大人,你這話說得太過分了」



半兵衛笑著說:「哈哈,那麼,下一次再說吧」











 ●這一段不用連續動作看真是太可惜了...



 ++++++



隔年四月,在石山本願寺。

信眾簇擁著法主顯如,顯如臉帶悲痛的說

「難道真的非得跟信長交戰不可嗎?」



此時在黑田家,也有三名皈依一向宗的侍女要離開黑田家。

長得像阿凡達女主角的侍女「信長是佛敵,如今老爺要投誠織田家,我們只好離開」



阿光認為這件事是自己持家不善,跟官兵衛謝罪的同時。

栗山善助突然跑來報告緊急軍情。



「主公!!許多軍船朝著英賀港而來。是毛利家的一文字三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