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第8回 名為秀吉的男人














官兵衛舌戰群儒、信長的威嚇、秀吉使計、三成救火、

太兵衛裸體相撲、秀吉拉攏黑田家臣、半兵衛決定試探官兵衛。

一集能有這麼多梗還真不錯。




=======第八回 名為秀吉的男人<秀吉という男>========



官兵衛帶著家臣浩浩蕩蕩前往岐阜城,要代表小寺家向信長投誠。

遠方小國主動來投誠原本是件好事,但此時織田的勢力已經如日中天。

不免讓人覺得官兵衛只是來想來依附強國分杯羹。





萬見仙千代領官兵衛入席並且提出忠告:「信長公個性急躁,不喜歡聽些迂迴的話。

沒問的事情別自作主張回答、對於信長公的問題也別想敷衍。」



迎接官兵衛的是織田重臣大陣仗,大膽如官兵衛也不禁開始緊張。

面對信長,官兵衛也開始談自己的想法。







「織田大人已經統領東海及畿內,朝著天下一統的目標邁進。

    眼下最大的敵人莫過於西國的毛利,我家主公小寺願意歸順織田。

    擔任攻打毛利的前鋒」



 (舌戰群儒模式開啟)



第一回合・破瓶柴田打前鋒


急性子的柴田勝家首先發難。

「毛利未必是我織田的敵人,現在的重點在於北陸。

    目前北陸一向一揆頻發、又有上杉謙信這個強敵。」





官兵衛不急不徐回應:「這位不是織田筆頭重臣柴田修理亮勝家殿下嗎?

一向一揆的主謀正是石山本願寺,而本願寺又跟毛利有勾結。

播磨國位處毛利跟本願寺之間,只要能夠掌握播磨就能分斷毛利跟本願寺」



官兵衛取得發言優勢之後,又補刀一句。

「毛利必然會成為織田的強敵,不打倒毛利就無法完成天下布武的壯志!!」





第二回合・瀧川一益+丹羽長秀合體攻擊





瀧川一益也發言了:「官兵衛殿下,你手頭上有多少兵力?」

官兵衛:「軍力五百」

織田家臣都忍不住失笑,丹羽長秀也趁勝追擊

「這點兵力還真讓人頭痛,講難聽點,簡直是來跟我家主公哭訴討饒」





面對織田重臣的合體攻擊,官兵衛毫不畏懼的反擊

「閣下是跟柴田殿下並稱的丹羽長秀大人吧。昔日織田大人不也在桶狹間以寡擊眾。

    兵在於精不在多。孫子兵法云 兵者,詭道也!」




第三回合/光秀助攻



一副滿懷心事的光秀,有別於柴田跟丹羽,反而幫官兵衛助攻。

「誠如官兵衛大人所言,眼下正是攻打毛利的大好機會。」(話中有話貌)





雖然討論的很熱烈,但是信長還是一副沒在聽的樣子。

甚至還當眾擤鼻涕@@

官兵衛起身直接往信長走去,萬見仙千代也緊張地往前跟進。

只見官兵衛在信長席前坐下,從懷中掏出地圖開始闡述想法。







「要攻打毛利,有山陰山陽兩條路線可行。大軍行軍必然走平坦的山陽道。

    我主的御著城跟姬路城位在山陽道上,地處播磨國的中央樞紐之地。

    其次,播磨國的明石、上月等城主,雖然現在基於毛利的威勢而投向毛利。

    但是跟毛利的連結並不穩固,只要織田大人派遣良將前來。

    我主小寺必能盡全力說服播磨國中的國人投效織田。

    播磨國一平,打倒毛利必然指示可待」





*****************





在接待室等待結果的官兵衛家臣,也開始擔憂結果。

母里太兵衛:「大人好久啊,不知道交涉的結果如何?」

井上九郎冷冷地回答:「聽說信長喜怒無常,只要對談不合意,拔刀殺人也不奇怪」

栗山善助:「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幾個也不會有好下場」




******************





一直以來看似心不在焉的信長。

面對官兵衛突如其來的獻策表白,突然眼露凶光站了起來。

一手從小姓手邊接過長刀,對著官兵衛拔刀。





官兵衛低著頭,不知道下一秒腦袋是否還在脖子上時。

信長又啪地一聲將刀收入刀鞘,把刀往前直伸說「這把刀賞給你」

官兵衛才知道這次的任務成功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外面有人急急忙忙衝了進來。

信長:「猴子,來的太晚了」

秀吉一個箭步坐到最下座,挨著官兵衛身邊自顧自地開始講話。

「您就是黑田官兵衛殿下吧。我有聽荒木村重殿下說過你的事。

    在下是羽柴筑前守秀吉。播磨國的小寺殿下願意投效真是再好不過。」




一連串機關槍發言之後,信長突然不懷好意地宣布。

「猴子,播磨就交給你了。你去負責處理」




織田家臣的臉色瞬間一同大變,一介平民在上一集成為城主就夠讓人不爽。

今天還被信長任命是攻打毛利的大將。

特別是柴田勝家、還有剛才話講到一半的明智光秀臉色特別難看。





信長又說「官兵衛的想法跟我不謀而合,唯有掌握播磨才能打倒毛利。

一天不打垮毛利,天下布武就不能實現。今後關於播磨的事都跟秀吉談」





*******



看到官兵衛平安生返,黑田家家臣也露出笑容迎接。

秀吉也熱情招待官兵衛一行人去岐阜城下觀光。





這時信長已經跟濃坐著雕花椅子,喝著葡萄酒一邊看相撲。

濃笑著說:「沒想到攻打毛利的事不是交給光秀殿下,從長篠以來光秀就閒居很久了。

還是說信長大人對秀吉比較偏心呢」





信長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猴子是一個很好用的工具。沒有鬥爭心的人根本沒有用處」

接著又繼續說:「你沒看到權六(勝家)盡全力經營北陸、光秀也積極要攻打丹波。

因為他們兩個都不想看到猴子立功。」





濃:「所以說播磨國來的那個傢伙也是好工具囉?」

信長:「官兵衛啊,是啊,找到一個不錯的工具」

濃:「這還真是令人期待啊,呵呵」



===========


就在官兵衛順利說服織田信長,讓小寺家率先跟織田外交結盟的同時。

酒糟鼻小寺又犯了耳根軟猶豫不決的毛病。



黑田爸:「主公,小犬已經不辱使命完成跟織田結盟的任務。」

小寺:「可是我又覺得跟織田結盟不妥,還是投向毛利比較好。」



原來是官兵衛的舅子櫛橋左京進又趁機搞鬼。

如果小寺改變心意,就變成官兵衛故意欺瞞織田,恐怕會惹來殺身之禍。

黑田爸決定來跟媳婦阿光討論一下對策,正好碰到阿光正在教訓小又兵衛。




小又兵衛:「跟強的人對打才有進步,為什麼我都只能陪松壽丸(小黑田長政)對練」

阿光:「這樣嗎?放馬過來吧。讓我瞧瞧你有多大本事」



小又兵衛還嘴硬,說不肯跟女人對打。結果三兩下就被阿光給擺平。

阿光:「又兵衛,別以為對手年紀比你輕或是女人就輕視他。

這樣的態度,在戰場上可是會送命的」



**********



夫君在外,阿光也想辦法為官兵衛解決後顧之憂。

阿光找機會拜訪小寺的賢妻お紺夫人。

「主公能夠下定決心投靠織田真是太好了,臣妾聽說信長對友軍很寬大。

    但是對敵人毫不留情,像是比叡山,信長可是連小孩都不放過」





阿光這招隔山打牛效果十足,不久酒糟鼻小寺又回心轉意投向織田。

左京進慌張道「大人不是答應要投靠毛利,怎麼又變卦了,是聽了誰的話嗎」

酒糟鼻小寺:「少囉嗦,你老闆還是我老闆,我說的算!!」




*****************



另一方面,秀吉帶官兵衛主從一行人遊覽岐阜城下町。

在酒店開始聊起官兵衛跟信長對話的過程。



秀吉:「喔~信長大人把愛刀”壓切”賞賜給你啊。這把刀可是大有來頭。」






「之前有個茶師對信長大人不敬,自知大禍臨頭偷偷躲在櫥櫃裡面避禍。

   結果信長大人拿這把刀,一刀連同櫥櫃跟茶師一起劈成兩半。

   官兵衛大人,我當時還真擔心你也成為這把刀下的亡魂。」



官兵衛正感到奇怪,明明秀吉遲到了。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秀吉像是看穿官兵衛的疑惑,直接說明。



「其實我那時候正躲在一旁偷看,別在意。

    一介農民出身的我在場發言支持官兵衛。跟我不合的柴田大人必然出聲反對。

    所以我只好等到時機成熟才出場。

    嘿嘿,而且也是因為裝遲到掌握時機,才能接下攻打毛利的重責大任。

    信長大人的個性,我是再了解也不過了」





就在官兵衛感慨織田家臣暗潮洶湧時,秀吉邀官兵衛去自己的領地長濱城。

短短一年的時間,長濱城也建設的有模有樣。

秀吉直言要將長濱城建設成不亞於岐阜的商業大城。



這時長濱城的官差追趕盜賊經過此處,正好被秀吉等人擒下。

就在秀吉要下令將此人斬首時,官兵衛突然從旁插話。



「喔,此人年紀輕輕又身強體壯。就這樣殺掉就太可惜了。

    不如罰他白天勞役,晚上再關進牢中看管。

    死人沒辦法發揮作用,唯有人活著,才能夠好好差遣。

    這才是用人之術啊」




.官兵衛:「ウホッ! いい男……」


+++++


晚上秀吉在側室的居所舉辦酒宴款待官兵衛一行人,還叫了遊女陪酒。

但是為了怕寧寧吃醋,秀吉特別交代官兵衛幫忙圓謊。

說今晚是留在岐阜城下過夜。





隔天一早,秀吉帶著官兵衛主從進長濱城內。

把寧寧介紹給官兵衛之後,寧寧單刀直入的發言逼問。



寧寧:「昨晚官兵衛大人跟我家夫君在哪裡過夜啊?」

秀吉連忙說:「當然是在岐阜,對吧?官兵衛殿下」



寧寧怒斥:「我聽到有人說昨天在城下見到你。官兵衛大人,請你老實說。

  你們昨晚人在哪裡?你要知道,我.最.討.厭.別.人.說.謊.」





面對寧寧的逼問,即使秀吉在背後擠眉弄眼也躲不過這場追問。

官兵衛突然沒頭沒腦的回答「我們昨晚哪都不在」



寧寧:「哪都不在?你在講什麼艋舺話?!」



官兵衛:「羽柴殿下是今後要一起並肩作戰的戰友。不能不遵守跟羽柴殿下的約定。

寧寧夫人是羽柴殿下最重要的人,我也不能對寧寧夫人說謊。

如此一來,除了哪都不在之外。我沒辦法做任何回答」(哪來的詭辯)



寧寧正在氣頭上,三成突然跑進來。

三成:「大人,您交代要給夫人的禮物都準備好了」並順手把拉門打開。

只見好幾捲豪華的布料跟禮品堆積如山。



三成:「這些都是大人特地交代,讓小的跑遍京都及堺港所買來的布料」

秀吉用力拍了三成肩膀小聲說:「佐吉!幹的好(比官兵衛有用多了)」




寧寧一邊開心鑑賞布料,突然又回過頭說

「聽說你偷偷挪用百姓的稅金吧? 不行! 錢不是這樣花的。

    比起只顧眼前的花費,應該把錢留待更有需要的時候使用。

    這時候應該要掌握民心,只有掌握民心,才能吸引領民建造富強國家」



秀吉打鐵趁熱:「官兵衛,我就說吧,寧寧是天下第一的老婆」

(雖然講完大道理之後。寧寧又像貴婦團一樣忙著看布料)



*************************



晚上秀吉設宴款待官兵衛,母里太兵衛豪快地喝酒之後跟蜂須賀小六比相撲。

幾次纏鬥之後太兵衛把蜂須賀小六摔倒在地上。

秀吉:「好身手!!我喜歡強者,來我這吧。我用五百石聘用你。

    官兵衛,你肯把太兵衛讓給我吧」





栗山善助為了打破僵局,從中插話

「羽柴殿下,不好意思。太兵衛只聽我的話,請你別為難他了」





秀吉:「好,那麼買一送一。我連你一起聘用,如何?」

善助伏身:「羽柴大人交代什麼我們都會做,唯有離開黑田家這件事恕難從命」





一直都沒被點名的井上九郎也不落人後說話了。

「黑田家臣生死與共,就算是百萬石封賞也不能拆散我們主從。

    跟官兵衛大人分開的那一天,唯死而已」(誰問你啦?)









********************





晚上秀吉跟官兵衛兩人獨酌對飲,下酒菜竟然是蚯蚓(?!)

秀吉:「噁,好苦好苦。官兵衛大人你也試看看。

             為了不忘記從前的苦日子,我都會用這個當下酒菜」





談到白天的用人之道,官兵衛也提起黑田爺的教誨。

官兵衛:「爺爺曾教我”只有人活著,才能善用”

因此我常思考如何在戰爭中減少我軍損傷,取得勝利」



秀吉:「官兵衛大人的想法跟我不謀而合,我們一起攜手攻下播磨國吧」









************



官兵衛代表小寺出使織田的消息傳到毛利家,三矢聯盟(?)展開會談。

智慧派小早川隆景:「沒關係,還能再運用外交手腕讓播磨國勢力倒向我毛利」

武鬥派吉川元春:「聽說被放逐的足利義昭尋求庇護,要收留他嗎?」

人形立牌毛利輝元:「義昭公已經沒有權力,收留他只是徒增麻煩吧」

小早川隆景:「義昭雖無權還是征夷大將軍,收留他就能掌握開戰的大義名分」







************



奉秀吉之命去調查播磨國情勢的竹中半兵衛回到長濱。

半兵衛向秀吉報告

「播磨國眾雖然倒向毛利,但是其心不堅。可以說服他們倒向我軍」





秀吉:「嗯,一切都如官兵衛的分析。看來你們兩個應該很合得來」

半兵衛若有所思之後回說:「秀吉大人,我可以考驗一下官兵衛的能耐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