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第7回 決斷時刻











黑田長政跟後藤又兵衛的戰鬥永不止息.......







繼上一集信長包圍網瓦解,黑田與老闆小寺家即將成為織田跟毛利的夾心餅乾。

雖然說雙方都會來拉攏,但是只要投向一邊就會成為另一邊的眼中釘。

本集官兵衛痛陳投向毛利的壞處,開始展現謀士的水準。

但是投向織田的說詞卻顯得有點感情用事,這是雙重標準嗎?!?!





另一方面,小黑田長政跟小後藤又兵衛也展開了糾纏一生的孽緣。。。。





黑田長政跟後藤又兵衛兩人關係非常差。

加上戰國時代的君臣關係僅限一代,不像江戶時代一代為臣世代為臣。

後藤又兵衛對黑田官兵衛效忠,但是官兵衛死後又兵衛不見得要繼續效忠黑田長政。




<江戶時代八卦軍記物 “明良洪範”>

黑田家被封到九州時,該地的前領主城井氏不願交出領地。

長政率軍攻打卻大敗而歸,長政帶著一票將領剃光頭向官兵衛謝罪。

後藤又兵衛卻不從「勝敗乃兵家常事,如果打輸了就要剃頭,那一輩子都得光頭見人」

官兵衛認同又兵衛的話,光頭少主長政一整個顏面掃地。




<出處不明>

在秀吉攻打韓國時,黑田家也派出黑田長政跟後藤又兵衛出戰。

當黑田長政跟敵將扭打到落馬掉到河裡,眼見少主有危險又兵衛卻裝作沒看到。

還發言諷刺說:「我才沒有落馬還被敵人討取的主公」



<黑田家正式公告>

官兵衛死後兩年,後藤又兵衛帶著一族出奔。

受到細川忠興(戰國無雙魔法少女細川加羅奢老公)的招募。

傳說細川忠興曾經開玩笑說:「要怎樣打倒你前老闆黑田長政?」

後藤又兵衛又口不擇言 「這簡單,長政一向貪功愛往最前線跑,

準備一組鐵砲兵。把黑田軍跑最前面的那群人殺光就對了。」





新仇加上舊恨,讓黑田長政非常不爽。

於是黑田長政廣發公告,只要誰錄用後藤又兵衛,黑田家就跟他沒完沒了。

不只細川家、福島家、前田家等大名要招募後藤又兵衛都被阻撓。

最後後藤又兵衛只能閒居京都。

直到十幾年後,大阪之陣時加入西軍,跟真田幸村被譽為是西軍兩大支柱。

最後在大阪夏之陣壯烈戰死。



<後記>

後藤又兵衛:「我才沒有會從馬上摔下來的老闆哩」

黑田長政:「又兵衛是我們家的人,誰都不准收留!!」

難道我的腐眼也打開了嗎(摀額)


========  第七回 決斷時刻   ===========

排除了足利義昭跟武田信玄這兩大麻煩,信長對淺井跟朝倉展開反擊。

滅了淺井朝倉之後,信長破格封秀吉為城主統領北近江。

就在柴田勝家等重臣錯愕不滿時,秀吉還火上加油地希望能夠改名。

借柴田跟丹羽各一字,申請改苗字為"羽柴"



黑木曈寧寧:

「用被攻陷的小谷城太不吉利了,另外蓋一座城吧。要創造百姓能安心生活的領地」





在播磨國,生不出第二胎的黑田官兵衛突然帶了小男孩回來家裡。

官兵衛「這孩子叫又兵衛,沒父沒母怪可憐的,你就負責照顧他吧」

小後藤又兵衛怯生生地看著嬌生慣養的小長政練劍,心裡面五味雜陳。







果然後來就出事了,小長政跟小又兵衛比試武術還聲明不要手下留情。

小長政立刻被痛打一頓,侍女阿福痛斥小又兵衛不識好歹,小又兵衛負氣離家出走。

阿光在馬廄旁找到孤零零發高燒的小又兵衛,用母愛感化了又兵衛。

小長政跟小又兵衛雖然看起來和好,但其實兩個人的戰鬥從見面那一天就開始了。

直到一方被鬥死才方休.......



*******



信長開心地跟萬見仙千代比試裸體相撲時,內田阿濃很不識相地來宣示主權。

內田阿濃「燒比叡山、用黃金骷顱頭來侮辱淺井跟朝倉。

     我越來越不懂信長大人了,總擔心你有一天會遭受到天譴」

信長:「這些禿驢不乖乖唸佛修行,卻要動刀兵干涉天下政權。本來就該受到懲罰」



+++++


信長的強大及恐怖對毛利造成威脅,毛利的外交僧安國寺惠瓊也來黑田家打高空。

安國寺惠瓊跟官兵衛先不著邊際的講些空話試探對方,互相欽佩對方的情報力跟分析。

惠瓊:「如果毛利跟織田交戰,閣下覺得誰會贏?」

官兵衛:「如果現在交戰,織田會敗給毛利。不過一兩年後就不見得如此了。

信長靠著強大的經濟後盾,必然能糾集強大的勢力。到時候就很難說了」



惠瓊遊說了備前、播磨等地的城主,回到毛利家回報成果。

對於無法成功拉攏官兵衛,毛利元春根本不把姬路小城的官兵衛放在眼裡。

惠瓊跟小早川隆景顯得有些擔憂,當家的毛利輝元只是呆呆當個人形立牌。



***********





繼安國寺惠瓊之後,當年不願意嫁給官兵衛的櫛橋家大小姐阿力來訪。

阿力嫁到了上月城,而上月城主決定投向毛利。

阿力除了用情遊說阿光跟官兵衛投向毛利,也展現人妻的魅力(?)

送給阿光求子的護身符之外,還偷偷塞給官兵衛一罐南洋密藥。



「這是南蠻傳來的秘藥,睡前記得吃一顆,包你明年生後生」

(還挑眉哩,姐姐這樣不行啊)


 



++++++


惠瓊、阿力之後,連仇視官兵衛的櫛橋左京進都來遊說官兵衛。

左京進:「阿力老公都已經要投向毛利了,如果我們投向織田。

阿力跟阿光日後豈不是要面臨姊妹相殘的地步,為了阿光著想吧」




不堪其擾的官兵衛招集家臣討論。

井上九郎認為應該要投向毛利,毛利一向重情重義會重視盟約。

曾經見識過織田軍強大的栗山善助跟母里太兵衛強力認為要投向織田。

光頭叔叔休夢:「確實信長很強,但是老子就是不爽他啦」







最後連隱居的老爸黑田職隆都出場了,帶了兩顆澀柿子(?)來開導。

一顆比做是毛利、一顆比做是織田。

官兵衛:「我終於知道老爸跟爺爺的辛苦了,我的一念會影響黑田一族的未來。

跟著毛利頂多只能確保守住家業領地。

雖然跟隨織田,一旦沒有利用價值就會被踢開,但也有更多發展」




黑田爸:「如果是爺爺知道這件事的話,會說什麼?」

官兵衛:「爺爺大概會說”一切都是為了要存活下去”」






+++++




六月底,酒糟鼻小寺招開軍議商討要投向毛利或是織田。

左京進開門見山就建議向毛利投誠,還說官兵衛也同意這樣做比較好。





酒糟鼻小寺漫不經心要下決定時,官兵衛跳出來打自己舅子的臉。

「確實毛利是勢力強大的名門大國,也有吉川元春跟小早川隆景輔佐。

   但是毛利只知道固守家園不思發展,等到吉川跟小早川百年之後。

   人形立牌輝元哪裡有對抗信長的手腕?」





「比起毛利,信長打著天下布武的大義名分出兵。

   荀子云 "故用國者,義立而王"」(書袋掉真大)





「信長以大義起兵,實施廢除關所、樂市樂座等嶄新的政策,擴張財源廣迎人才。

   因此信長才是智勇雙全的人才,為了小寺家的安泰一定要投向織田!」

在家臣喧鬧不止的情況下,酒糟鼻小寺突然智力+30般果斷地下決定。

「就依官兵衛所說,我家決定投向織田。就這樣決定了」





評定結束之後,智力效果衰退的小寺又開始碎念。

「感覺好像被官兵衛的花言巧語給蒙騙了,算了。日後有事再把責任都推給他」


+++++



官兵衛以酒糟鼻小寺的代表為名,帶著家臣動身去向信長投誠。

途中碰到反對派殺手攔截,原本武力90的母里太兵衛之外。

井上九郎跟栗山善助也像是吃了藥還是打了針一樣威猛趕跑敵人。

途中經過荒木村重的領地,荒木也給了官兵衛建議。

「信長大人很難對應。千萬別想對他打馬虎眼,好好應答才是上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