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第6回 信長的豪賭












腦筋急轉彎:本片中一共有幾個○兵衛?





======  第六回   信長的豪賭  ==========



上一集信長擁護義昭上洛,但是在許多地方不給義昭面子。

義昭終於明白,信長只是打算挾幕府大將軍以令諸侯。

此時信長的妹婿淺井長政也高舉反旗,聯合其他大名一起攻打信長。

幕後的黑手正是足利義昭。



(信長之野望・創造)創造主義的信長,終究還是跟保守主義的寺僧對上

信長下令火燒支援淺井的佛法重鎮比叡山,此舉震驚日本全國。





********************



打敗宿敵赤松家之後,黑田官兵衛與他快樂的同伴過著和平的生活。

兩件小事像是投入水池的石頭,漸漸建起漣漪。





五年前官兵衛跟阿光生下長子松壽丸(黑田長政)之後就沒有子息。

話說大河劇可能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叫做松壽丸的人都很會爬樹。

安藝國的少年松壽丸(森田剛)從樹上下跳來,變成青年毛利元就(中村橋之助)

日後大概也能期待,播磨國的少年松壽丸從樹上跳下來之後變成黑田長政(松坂桃李)





黑田光頭叔叔特地拿了鰻魚要給阿光進補。

阿光聽懂光頭叔叔的弦外之音,勸官兵衛另外迎娶側室多生點小孩。

官兵衛卻說自己只深愛阿光,況且比起小孩、家中諸事繁多才讓他頭痛。





提到家中諸事繁忙,一方面也是因為武力高達90UP 的母里太兵衛鋒芒太露。

每次只要比試武藝都要往死裡打的樣子。看似目中無人的姿態,引起其他家臣的不快

其他家臣聯手搶奪母里太兵衛掛在胸前的護身符袋,太兵衛一整個抓狂大暴走。

把死去的武兵衛當大哥看待的善助,氣得一把抓住太兵衛,直呼他丟了母里家的臉。

這件事情也傳到了官兵衛耳中。




「聽說太兵衛是因為被搶走護身符所以動怒,拿給我看看」官兵衛試著了解狀況。

打開護身符袋,原來裡面是官兵衛送給母里家的佛教天王雕像。



直言黑田家中不夠團結的智慧派家臣井上九郎

在旁邊冷眼看官兵衛怎麼處理這場殘局。



官兵衛詢問之後,鬧憋扭的母里太兵衛才說出護身符的由來。

原來是武兵衛戰死,太兵衛繼承母里家時。

武兵衛的媽媽將遺物轉交給太兵衛,並且要他繼承前人遺志好好保護少主。



太兵衛在比武時會往死裡打,也是擔心黑田家臣不把武術當作一回事。

半吊子的武藝在戰場上根本發揮不了作用,只會枉送性命。



面對太兵衛這種陽氣+無口萌,善助也才知道太兵衛不是愛鬧事。

善助坦率地向太兵衛道歉( 2 ちゃん 上面腐女子不斷高呼身高差萌)

官兵衛趁機命兩人結為兄弟,讓善助的智慧跟太兵衛的武藝能夠互補。



井上九郎在一旁讚賞官兵衛的調解,黑田家臣忠誠度經過此事件全體+5



(官兵衛一次面對三個家臣,如果從背後拿出三支箭都不覺得奇怪 XDDD)




**********



另一方面,雖然信長打死了一個比叡山的鄉民,還有千千萬萬個鄉民。

反信長陣線還是像野火燎原一樣在近畿蔓延。

信長卻把近江這個爛攤交代給秀吉跟竹中半兵衛,自己拍拍屁股回岐阜。

還從岐阜發信彈劾義昭,信長火上加油的行為激怒了義昭。

終於甲斐的猛虎出閘,浩浩蕩蕩在三方原之戰踏平德川家後卻突然停止腳步。



面對近江紛亂、還有武田信玄的威脅。

織田即將要被夾攻,信長還是龜在岐阜城一副沒事幹的樣子。

讓秀吉一整個大惑不解。



半兵衛:「信長大人應該是希望京都的火燒得更猛烈一點」



原來信長故意在主堡集氣鐵龜,是為了要引誘京都的足利義昭發兵。

如果信長主動攻打足利是以下犯上,但是如果足利先舉兵的話。

信長就有反擊的名分。



秀吉:「原來信長大人賭這麼大…..」



一方面,在播磨國酒糟鼻小寺也在軍議中嘲笑信長。

「UCCU,搖擺終究沒有落魄久,信長這次大概會一敗塗地。

  算了算了,不管是誰勝誰敗都無所謂。我們只要守住主傳的城池就好啦」

酒糟鼻小寺抱著小孩,一邊事不關己的打著呵欠。



官兵衛不禁碎念「隔岸觀火自以為事不關己,會不會太過悠閒了」





***********



在義昭舉兵之後,信長快速命人放火並包圍義昭。

義昭發兵兩天之後就投降,信長包圍網也因為信玄之死而冰崩。

甚至還聽說當年的浪人荒木村重成了一城之主

信長特別恩准荒木村重能自行攻打統治攝津一國。

想想自己的老闆酒糟鼻小寺沒出息的樣子,官兵衛的悶字都寫在臉上。



老爸黑田重隆也開口了:「你就去攝津國看看吧,這裡有我看家」





耿直的荒木村重,熱情地歡迎老朋友官兵衛一行人的到來。

先是用千利休直傳的茶道招待官兵衛,晚上又辦了酒宴歡迎會。

命自己的妻子だし(桐谷美玲)出來跳舞並且斟酒接待。



 



為了鋪日後母里太兵衛領取名槍日本丸的梗,

太兵衛也拿著大盤子豪爽地幫老闆官兵衛擋酒。









官兵衛:「荒木大人,信長到底是怎樣的人?」



荒木村重憶起往事,當時荒木村重要求信長能夠同意讓他攻打攝津。

信長用刀子串起糯米糰,往荒木村重的臉前一伸。

荒木村重也鼓起勇氣,一口氣就把刀尖上的糰子吞下。

信長欣賞荒木村重的勇氣跟魄力,才允許荒木村重能夠自由攻打攝津國領地。










荒木村重說:

「信長大人一但把你當作敵人,就會毫不留情斬草除根。

   沒血沒眼淚的行為,甚至還被人稱為魔王。」



荒木村重看似貶卻是褒的回答,讓官兵衛非常羨慕。





這時義昭又舉兵要反信長,官兵衛興致勃勃想要一同參軍。

卻傳來岳父病危的消息,官兵衛命善助跟太兵衛從軍了解狀況。

連夜跟井上九郎回播磨國,見一直以來愛護自己的丈人最後一面。





義昭終究敵不過信長而被放逐,信長也因此穩固了尾張、美濃、近畿一帶。

流浪的義昭前往毛利家尋求庇護。

夾在信長跟毛利兩大強權之間,官兵衛知道小寺家再也不能悠閒的隔岸觀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