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軍師官兵衛]第27回 水淹高松城




水淹備中高松城之後,緊接著就是改變戰國版圖的本能寺之變。

這次劇本不斷鋪陳朝廷黑幕說,當然還有一直以來的光秀不安說。

從荒木村重事件以來,光秀的神經就已經很緊繃了。

國師快川紹喜被燒死、信長辭退所有朝廷賦予的官職。

加上三職推任(註)事件,朝廷透過光秀不斷表達不安。

終於明智光秀下定決心,發動本能寺之變。




※三職推任問題

近年出土的一級史料「晴豐日記」(公卿勸修寺晴豐的日記)中

信長不甩朝廷也不願意接受任何官職,讓朝廷很頭痛。

朝廷主動提案,提出三個領域的最高職位「征夷大將軍、關白、太政大臣」

請信長挑其中一個職位就任。


但是因為古文文法解讀的問題,

另一派認為是信長願意和解,主動提案要求朝廷給予其中一個職位。

這篇日記的日期是本能寺之變前,成為目前解讀信長跟朝廷關係的關鍵。



======軍師官兵衛  27回   水淹高松城======





備中高松城四面都是水田跟沼澤,不利大軍進攻。

官兵衛提案築土堤用水攻,不分晝夜趕工築堤。

官兵衛提案出錢購買沙包,附近的村民爭相製作沙包來賣錢。



「該用錢的時候不用,錢就跟石頭沒兩樣。要讓錢發揮最大的價值」

「官兵衛!!說得好!!」



秀吉一邊命人築堤,也把本陣搬到石井山就近指揮。

「毛利應該會出兵救援高松城,跟毛利的決戰指日可待」官兵衛。

「這是將毛利一網打盡的好機會」蜂須賀

「我們贏定了!這樣兄長就名列織田家排行榜第一名!」小一郎秀長

「我已經可以看到柴田殿下跟明智殿下不爽的表情了」

「喔喔喔喔!!!!」士兵們也都士氣高昂地應合。



秀吉卻說「最後要交給信長公來收局,

像是毛利這樣的大敵,必須留給主公做面子。

把最好吃的菜留給主公吃,這樣信長公的聲勢就會更壯大」

官兵衛「好主意,真不愧是殿下」



++++++



姬路城,光夫人也生下了次子熊之助。

突然來了個年輕武士,原來是當年離開黑田家的後藤又兵衛。

當年官兵衛被囚播,又兵衛跟著一族的叔父離開黑田家顛沛流離。

叔父病死之前仍對黑田家抱持愧疚,因此又兵衛特別來致歉。

並且說要離開播磨國,去其他地方仕官



「這都是過去的事了,官兵衛連小寺都願意原諒。怎麼會跟你計較。

  不要擔心,乖乖回來黑田家吧」光夫人努力地試著說服。



又兵衛認為自己是不義之人,還想要繼續推辭拒絕。

「又兵衛,你又要捨棄母親離開嗎?

  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我都當你是自己的孩子啊」



又兵衛跟光夫人淚眼相擁

黑田爸站遠遠一邊偷看,一邊安心地說「太好了,重要的孫子也回來了」

(黑田爸,這種話跟插旗沒兩樣啊)



消息傳到備中軍陣,官兵衛跟長政都很期待。



 +++++++++++++++++



近江坂本城,信長命光秀準備宴席招待家康。

光秀命部下到各地採購最高級的素材。

雖然光秀的女兒倫(原本嫁到荒木家的女兒,非細川伽羅奢)有些擔心。



家康帶著井伊直政(好久不見的東幹久)跟本多忠勝來到安土城。

信長先帶家康參觀氣派的安土城,再由光秀負責招待。

能劇才表演到一半,信長就嫌表演不好下令中斷。

端出宴席之後,井伊等人吃的津津有味、家康的表情也沒什麼變化。

光秀正覺得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信長又摔碗準備翻桌。



「這是什麼,味道太淡了」

「這是用各地嚴選素材,由京都特級廚師製作的超級無敵海景京風料理」

「什麼京風不京風,你的任務就是要準備德川殿下喜歡的菜」

光秀連忙道歉並且命人撤下食物,家康卻用高深莫測的表情說

「沒關係,京風料理很合我的口味」



宴會結束之後,信長跟家康說

「等到天下布武之後,我想出海去看看世界。日本就交給德川殿下來主宰」

「織田殿下言重了,我這個鄉下武士怎能擔起重任」

家康雖然嘴巴推辭,同樣還是一副無法捉摸的撲克臉。

光秀在一旁則是一臉沉重。



這時候秀吉的書信送到安土城。

「秀吉這廝竟然用水攻,很像是那個男人會想到的計謀」

「那個男人,織田殿下說的是筑前(秀吉)的軍師官兵衛吧」

看來家康也很了解織田家中情況



「猴子求我御駕親征,也好。我就去收拾毛利吧。

  光秀,在我抵達之前,你先出兵去幫猴子」信長沒頭沒腦的下令。



光秀還反映不過來時,信長又補刀。

「還不懂?接待家康的總鋪師換人做了」



++++++++++++++



僅僅十二天,羽柴軍就築了長堤包圍高松城。

三成命人引水流入,洪流瞬間就將高松城團團淹沒。

「少主!看啊!這就是你父親殿下所想出,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妙策」



另一方面猿掛城的毛利本陣,對這個異想天開的奇策束手無策。

一想到信長還會率兵前來支援,人形立牌毛利輝元就露出煩惱的神情。

最後小早川隆景命安國寺惠瓊,前去跟秀吉談條件。

只要願意放過高松城主跟士兵,毛利願意拿領地來做交換。

秀吉「只有領地還不夠,我們需要戰勝的象徵。

     不交出城主的腦袋,信長公是不會善罷干休」





眼見談判破裂,官兵衛帶著栗山善助前去拜訪小早川隆景。

「官兵衛,你不去找我毛利的當家,找我有什麼事」

「確實毛利的當家不在這,但是推動毛利決策的莫過於閣下跟惠瓊和尚」

















隔天惠瓊搭船進到高松城,勸清水宗治投降織田。

這樣就能保全宗治的性命,又能夠順利進行織田跟毛利的談和。

但是清水宗治已經做好為義犧牲的覺悟。

秀吉「宗治拒絕嗎?這樣就更不好談和了,光秀也已經準備出發。」

官兵衛「宗治這樣的英雄豪傑,真是太可惜了」



光秀從公卿那邊聽到風聲,信長打算收回光秀的丹波、近江領地改封他處。

加上信長連武家最大榮耀的征夷大將軍都不願意接受,朝廷非常不安。

光秀連忙到安土城了解狀況,只聽到信長冷漠地說。

「日本不需要兩個王」



信長的母親放下仇恨要跟信長和解,信長也難得對信忠露出笑容。

織田家看起來似乎是和樂融融,不知大禍即將臨頭。



+++++++++++++++++++++



銅鏡映著光秀嚴肅扭曲的表情,光秀也寫出著名的愛宕百韻。

光秀不斷地一根又一根著抽著神社裡的神籤。

每一支的結果都是兇籤。



光秀叫來明智秀滿跟齋藤利三,自己則是默默地寫著書信。

「岳父大人在寫什麼信?」鬼武者秀滿問。

「事成之後要廣發天下的信函」

「事成之後??」



「現在羽柴在備中、柴田在越前、瀧川在越前、丹羽在大阪。

  如今畿內空虛,這是老天給予的大好機會」



光秀將墨條一擱,深吸一口氣說「我要討伐織田信長!!!」



天正十年六月二日薄曉,光秀突然命士兵轉向。

變更路線直撲京都。



「我軍接下來要直揮京都、敵人就在本能寺 X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