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軍師官兵衛]第19話 無情的陷阱



片岡鶴太郎演技大爆發!!!!

一直以來看起來大智若愚又可能只是個笨蛋的酒糟鼻小寺。

終於在這一集痛下殺手,在官兵衛面前裝怯弱無能。暗中設計要陷害官兵衛。





小寺的表情轉變非常值得一看。真不愧是名演員片岡先生。

第一次看片岡鶴太郎是97年大河劇「毛利元就」

他所飾演的井上元兼把小毛利元就一整個壓著打。



在姬路城的大河劇特展,有展示每個演員的簽名板。

片岡先生的字體非常奇怪,才知道原來片岡先生有學習障礙。

但是另一方面他非常有藝術天分,除了演戲的才能之外。

繪畫也很拿手,也辦過好幾次畫展。





=== 軍師官兵衛  第19話  無情的陷阱 ===



天正六年十月,荒木村重率領荒木一黨倒戈。

攝津一國城主加入反信長聯盟,加上攝津國鄰近京都。

也截斷了官兵衛跟織田軍的聯絡。

織田又再次陷入危機。



信長派遣秀吉跟光秀去安撫荒木村重。

「村重!!冷靜下來。你不是說要跟殿下一起創造新的世界嗎」



「織田信長所說新世界根本就是鬼扯!!

  只要是敵人,不管是女人或小孩也不放過。

  只要失去利用價值,昔日的同伴瞬間就能見死不救

  我已經不認同信長的做法了」村重咆嘯。



秀吉跟光秀不斷嘗試要說服荒木村重,終究還是徒勞無功。



光秀「既然如此,我要把嫁到你家的女兒帶走。」



「好。我荒木村重一直受到你們兩人的照顧。我有一句話想說

  你們最好也想想未來要怎麼做,遲早你們也會被信長用過就丟

  在那之前最好想想自己要怎麼辦。」荒木村重說完離開



「村重!!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條啊!!」秀吉大喊。

光秀的表情卻很凝重。



======



信長一邊磨著唐劍,想起自己當年親手刺殺親弟弟織田信行的往事。

突然怒火攻心,一刀把桌子給砍倒。

「背叛者,絕對不輕饒!!」

率領大軍準備攻打荒木村重的有岡城。



======



播磨國秀吉本陣,官兵衛把事情告訴臥病在床的半兵衛。

「看來天下泰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只是我快沒時間了…」

「再說些什麼洩氣話呢?半兵衛大人」



黑田爸聽到酒糟鼻小寺聯合荒木村重開始備戰,連忙趕去御着城。

卻被家老小川給阻攔。

「如果黑田家也要加盟就另當別論,不然就請回吧」

「小寺殿下被荒木村重給騙了。這樣下去小寺家前途堪慮!」

「真囉嗦,事情還沒搞大之前趕緊回去吧」



小川諷刺地說

「因為殿下念舊,今天才能讓你活著回去。

  職隆殿下,我們今後大概沒機會見面了吧」







酒糟鼻小寺在お紺夫人的靈堂前祝禱,小川進來說已經把黑田爸趕回去了。

小川「不管黑田父子好嗎?這樣下去黑田必然會成為我們的絆腳石」

酒糟鼻小寺眼露凶光,似乎在考慮什麼詭計。



======





有岡城內,荒木村重跟中川清秀談著外交局勢。

「除了別所之外,御着城的小寺也倒向毛利了。

  但來播磨國人應該會一個一個棄織田轉向毛利」中川清秀說



村重「除了姬路的黑田之外。官兵衛已經對秀吉心悅誠服了」

中川清秀「強悍的黑田軍會是大麻煩,還是修書請毛利派兵一起包圍姬路吧」







中川清秀走後,村重之妻だし(桐谷美玲)也抱著嬰兒前來。

「大人,聽說你把秀吉殿下跟光秀殿下趕回去了」

だし建議村重謹慎考慮,跟姬路的黑田官兵衛討論看看再決定。

「你什麼都不用擔心,用心撫養我們的小孩就好了。」



だし連忙去教會見高山右近,希望高山右近能夠勸勸村重。

但是右近摸著自己脖子的傷痕,說自己曾被當時的老闆設局殺害。

是荒木村重相救才脫險,所以會全力支持荒木村重。

だし只好私下寫信給官兵衛….





======



官兵衛連忙從秀吉本陣趕回姬路。

聽到小寺背叛織田的消息,光夫人也擔心身為人質的松壽。



「沒想到御着城的小寺已經把我們當作敵人

  這樣一來松壽要怎麼辦?」光頭叔黑田休夢說



井上九郎衛門提案要先發制人,攻下御着城。

家臣們也議論紛紛。



「冷靜點!!聽官兵衛的裁示!!」黑田爸發言控場



「黑田家受到小寺大人的照顧才有今天,我們絕不能以下犯上。

  我年輕時候就在大人身邊,很了解他的脾氣。

  一定是因為夫人過世,大人才會聽信其他人的讒言。

  我決定要前往御着城,再一次說服小寺大人。」



======






官兵衛帶著家臣前往御着城,城中充滿著肅殺的氣氛

「大人,你忘了反織田派的下場了嗎?」

「可是織田也捨棄上月城,對尼子一黨見死不救。

  哪天我們也被織田捨棄」



「我官兵衛絕不會讓這種事發生,我已經跟お紺夫人發誓會守護小寺家。

  殿下,請相信我吧」



酒糟鼻小寺像是被打動一樣,回頭望了お紺夫人的牌位。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跟荒木村重約定好了」

「我有辦法。荒木村重也是被足利義昭跟毛利給洗腦。

  村重的夫人有寫信給我,要我去說服村重。

  只要我說服荒木村重向信長低頭投誠,大家都會平安無事」



小寺像是放下心上的大石頭,連忙說道

「官兵衛!拜託你了。果然お紺說的沒錯,要相信官兵衛」



官兵衛離開後,鏡頭拉到酒糟鼻小寺最愛的箱庭盆栽。

只見盆栽早已沒人在意,堆滿落葉被擱置在一旁。

小寺也露出冷酷的眼神。





======



半兵衛聽到這件事,大力勸阻官兵衛不要以身犯險。

官兵位很有自信的說自己跟荒木村重情同手足一定不會有問題。

半兵衛知道自己病入膏肓,勸道

「除了你,沒人能接替我的位置。

  如果你發生什麼不測,今後誰來輔佐秀吉。

  唉….播磨國眾真是頑固」





官兵衛拜託半兵衛拖住家臣,自己偷偷策馬前往有岡城。







======



「村重大人,想想十三年前我們初識的時候。

  不是約定好要成就一番事業嗎?」

官兵衛對荒木村重動之以情,大談以前的往事。



荒木村重默默地聽完官兵衛的話。

卻用奇妙的表情回答。

「官兵衛,已經太遲了。

  你也真是可憐啊….看看這封信吧」



官兵衛接過信函,沒想到酒糟鼻小寺寫信給荒木村重。

小寺不方便跟黑田正面交鋒,要荒木村重幫忙除掉官兵衛。

官兵衛的表情整個僵掉扭曲。





「官兵衛,我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也嚇得直冒冷汗。

  人類真是一種無情的動物」



「官兵衛!!我不會殺你。

  跟我一起聯手吧,我們一定能夠取得天下霸業」



「我拒絕,我絕對不會做出背叛的勾當」



村重嘆了口氣

「你明明也被小寺給背叛了…

  信義雖好,但是無法存活在這個亂世」



村重轉過身背對官兵衛,默默舉起右手。



一群士兵團團包圍官兵衛。

官兵衛反身拔取敵軍的佩刀自衛,卻還是被士兵給包圍擒服。

鼻青臉腫地被關進有岡城的地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