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 軍師官兵衛]第18話 謀反的理由

















==== 軍師官兵衛  18話   「謀反的理由」=====






面對難攻不落的三木城,官兵衛獻上了兵糧消耗戰的策略



「在三木城周圍的戰略要地興建四十幾座付城*

  並且將付城與付城之間興建土壘,滴水不露地包圍。

  雖然會花上不少時間,但是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



*付城=為了對抗敵軍,在敵城周圍搭蓋的臨時軍事據點。



沿著三木城的四周,建立每一邊長約一里半(六公里)的封鎖線。

嚴格監控任何軍糧運進三木城


「喔喔~不愧是兩兵衛,能夠想出這麼異想天開的戰術」


由擅長建設以及計算的石田三成監造

官兵衛則負責調略騎牆派的宇喜多直家。



三木城的周圍迅速蓋滿了許多付城,別所賀相誤以為秀吉只是畏戰。

長治雖然擔心城中的兵糧不足以應付消耗戰。還是相信毛利會來相助。



++++++


這時候信長也傳荒木村重前往安土。

神吉城攻略戰時,荒木村重接受城內的神吉藤太夫的投降。

裏應外合一起攻下神吉城



信長「村重,我不是下令攻打神吉城不留任何活口?

            為什麼答應神吉藤太夫的投降」



「當時我們已經失去三千士兵,而且瀧川大人也受傷。

  所以才會接納藤太夫投降,裏應外合快速拿下神吉城。」



万見仙千代也從旁插嘴

「那為什麼會讓藤太夫逃去志方城?」



村重辯駁「讓藤太夫逃去志方城,志方城也才會士氣動搖而投降」

仙千代「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你有什麼證據嗎?」



「夠了,村重能快速拿下神吉城也是事實。

  我知道許多人不甘被配屬在猴子旗下,這件事情就折過了」

順利辯駁撿回一命的荒木村高興地回到有岡城。



會後信長也跟仙千代說

「不逼村重的話他不會拿出全力

  為了要創造新的世局,需要村重的力量」



+++++



官兵衛回到姬路城指導後藤又兵衛劍術,家臣和樂融融。

在長濱城的松壽則一個人孤單地練劍排解思鄉之情。

膝下無子的寧寧滿懷關愛地望著松壽的模樣。



++++++



雖然石山本願寺被織田軍團團包圍。

但是有許多一向宗出身的織田軍偷運兵糧給本願寺。

這件事也傳進宇喜多直家耳裡。



中川清秀慌張跑進有岡城,向荒木村重報告壞消息。

原來前幾天中川家臣偷運兵糧給本願寺,被織田的士兵發現。

雖然當場斬殺追兵逃跑,但是只怕這件是遲早會東窗事發。



「怎麼回事!! 不要讓把柄落入織田手裏,全都抓起來」

村重慌張說。


+++++



此時官兵衛也前去遊說宇喜多直家


「只要毛利不出兵相助,三木城必定會被攻陷

  信長公也會親自出馬,對毛利發動總攻擊

  到時候閣下就算說要歸順織田,恐怕就為時已晚了」


面對官兵衛的遊說,宇喜多直家也笑著回答


「我對於背叛以及調略可是相當敏銳。

  依我來看,織田並不一定會獲勝。

  官兵衛啊,眼光只放在西邊的毛利,不怕背後會生變嗎。

  小心不要哪一天被人扯後腿都不知道。

  總而言之,我既不歸順織田也不歸順毛利 」





官兵衛聽了宇喜多直家的話,首先想到御着城的小寺。

不過酒糟鼻小寺還沒走出喪妻之痛,看來並沒有什麼問題。



++++++


高山右近帶耶穌會傳教士奧岡蒂諾(Organtino)拜會信長並獻上地球儀。

濃姬笑著說「什麼,世界是個圓球?那麼大家不都會跌倒嗎?」


高山右近用船帆的例子來說明

奧岡蒂諾也告訴信長航海繞世界一圈的八卦。

「環遊世界一周竟然要花上三年,而且日本竟然只是這樣的小島」

信長訝異地說

「有趣,我想要親眼見識一下。光秀!!你要跟我一起同行嗎?」



有別於抱持著好奇心的信長,光秀則是不置可否。

信長也當場准許奧岡蒂諾在領內傳教。



++++



突然万見仙千代稟報細川藤孝來訪的消息。

細川藤孝發現攝津國內有人跟本願寺私通。

信長雖然不相信荒木村重會謀反,還是派光秀跟仙千代去了解情況。



面對咄咄逼人的万見仙千代,荒木村重激烈地為自己辯白。

最後光秀出來調解,請荒木村重前往安土說明就可以化解。

事後中川清秀強烈反對,並且坦白說偷運兵糧的家臣已經被織田家逮捕。



++++



村重謀反的八卦傳到秀吉耳裡。雖然秀吉跟官兵衛都不相信。

但是為了避免腹背受敵,秀吉連忙趕回安土了解情況。

也命令官兵衛查清此事。

「原來宇喜多直家說的是這件事…」



++++



毛利的外交代表安國寺惠瓊也修書給村重。

慫恿村重投入毛利陣線。

村重召集中川清秀等重臣,開會決定荒木一族的未來。



「信長大人的恐怖,殿下最了解也不過了。

  今天就算過了這關,哪天信長大人又藉機肅清我們荒木黨」

中川清秀首先發難,主張要脫離織田。



以中川清秀為主,眾人都支持要背離織田。

高山右近像是發狂一樣推開眾人直奔到荒木村重跟前。



「千萬不能謀反!!

  此時現在背離信長,我們就會背上叛逆者的惡名不得翻身。」



「那是因為信長保護切支丹,你身為教徒才會這麼說吧」

中川清秀懷疑高山右近只是為了傳教而支持信長。



荒木村重想起本願寺顯如的話、還有上月城被無情捨棄的事。



「我….我不相信織田信長…」荒木村重說出藏在心中已久的不安。



「從今天開始,我荒木一黨將討伐織田信長!!」村重下定了決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