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軍師官兵衛]第 15回 播磨分裂
















在上週的第14回,上月城的尼子勝久+山中鹿之介、志方城的櫛橋左京進都戰敗退場。

特別是左京進從第一集開始就把官兵衛當眼中釘。

但是左京進的才能遠遠不及官兵衛,隨著官兵衛的成功左京進也越來越消沉。




面對黑田官兵衛這樣的逸才,左京進就像是一般平凡人一樣。

會忌妒、會悔恨、明知自己的選擇也許是錯的,還是要錯到底不惜飛蛾撲火。

從15集左京進煽動播磨國眾倒向毛利、最後跟官兵衛咬牙切齒對談。

16集跟妹妹阿光回憶過去之後再斬斷兄妹緣分。

17集慨然切腹自盡,這幾集給左京進很漂亮的舞台。

也讓左京進的形象更深刻的印入觀眾心裡。



誠如官網訪談內容,左京進是個討厭的傢伙。

但也平凡得可愛、平凡得討人喜歡。




===[軍師官兵衛]第 15回 播磨分裂===



上一集秀吉順利統合播磨國之後,信長給予秀吉乙御前茶釜作為獎勵。

象徵秀吉已經能跟其他重臣平起平坐。



天正六年的元旦,信長召集重要家臣舉辦新年茶會。

除了柴田勝家要負責防守謙信之外

明智光秀、丹羽長秀、瀧川一益、荒木村重及秀吉都齊聚一堂。

不過大部分的人打從心裡不認同秀吉,不斷出言酸人。



丹羽長秀: 「聽說羽柴大人才花一個月就平定播磨國,此事傳遍安土」

瀧川一益像是演雙簧一樣答腔「喔喔,是說只打下兩座小城的傳聞吧」



面對諸將的挑釁,秀吉仍然不為所動。

恭敬地向信長低頭「這一切都是仰賴殿下的威望」

話鋒一轉,秀吉又說「接下來就要跟毛利展開決戰了

只憑在下實在難以應對。還請主公能夠御駕親征」



在一陣喧鬧之中,信長用深不可測的眼神打量秀吉。

秀吉也堅定地注視著信長。


















信長又詢問荒木村重關於跟本願寺和談的進度。

但本願寺還沒確切回應。



「本願寺會成為討伐毛利的絆腳石,加速解決這件事」。

「猴子,如果是打下毛利,播磨一國就歸你處置了」信長下令



秀吉知道播磨國人眾目光甚高又死守傳統,當場就婉拒了信長的美意。

但這件事情卻走漏風聲。



*************



秀吉回到長濱城,賢慧的寧寧也看破秀吉堅持要信長親征的原因。

「你光是旋風般打下播磨就引起許多人不快,如果再打下毛利。

  恐怕樹大招風,所以你才要拖主公下水吧」



小黑田長政松壽丸也在長濱舉辦初次著鎧之禮。

黑田家派出栗山善助跟母里太兵衛去協助。

光夫人知道松壽丸受到良好照顧,並且跟市松及虎之助打成一片

也放下心中的大石。







*************



就在這一片和樂融融的家居生活中,突然闖入了不速之客。

櫛橋左京進氣沖沖地跑來黑田家討人。

「我來帶回去阿力的兩個女兒走」

「舅子為何這麼說,姐姐可是把這兩個孩子交給阿光來照顧」



「阿力搞到出家還不是你害的!!要不是你一意孤行引織田軍來此。

  才會讓阿力家破人亡,把播磨國弄得腥風血雨!!!」 左京進暴怒



*************



官兵衛跟黑田爹猜想左京進可能受到毛利的煽動。

為了避免這把火越燒越烈,官兵衛跟光夫人一起拜訪御着城。

お紺夫人雖然臥病在床,但是念及官兵衛交出小長政當人質的恩情。

不斷地在背後運作,防止左京進說服酒糟鼻小寺轉投向毛利。









*************



另一方面,荒木村重前往石山本願寺談和。

只要本願寺眾願意退出石山,信長就不會再跟本願寺作戰。

但顯如跟其他人協商之後,仍然不願意接受談和。







「伊勢長島一戰,信長假意談和之後屠城。

  荒木殿下雖然值得信賴,但是信長不足為信

  荒木殿下,難道你信得過信長嗎.....」



荒木村重失意地回到有岡城,長久累積的壓力一瞬間爆發。

「你不知道信長的恐怖,只要一不小心就會人頭落地….」





村重整理情緒到安土報告交涉失敗。

信長冷漠地命令荒木村重編入秀吉之下受秀吉指揮。

村重知道自己已經形同被打入冷宮,不得翻身。



*************
















二月,秀吉從長濱回到播磨國。

在加古川城舉辦攻打毛利的軍議,招集播磨國領主齊聚一堂。

三木城的別所長治一口答應會親自參加

但是最後是原本建議投向毛利的別所賀相代為出席。



突然別所賀相說要獻上別所的家傳戰法,開始滔滔不絕說了一堆廢話。

終於秀吉忍不住開口制止。

「我身為信長大人的名代,這次攻打毛利的大將自然也是我。

  各位只要遵從我的指揮便可」



「難道我們只是羽柴大人的部下嗎?」別所賀相大聲抗議。



左京進這時候也打鐵趁熱出來攪局

「果然傳聞不假,聽說只要打下毛利。播磨國就會成為羽柴殿下的直轄領地」



播磨國人自視甚高,認為自己只是站在織田方的盟友。

左京進的話像是火上澆油一般,引起播磨國人的公憤。



「舅子,不要在說這種沒有根據的話了」官兵衛趕緊出來圓場。



左京進滿懷恨意地瞪官兵衛一眼,大喊。

「各位都被騙了!!我已經決定跟織田家斷絕來往。

  我才不想被當作織田的棋子!

  毛利答應會本領安堵(保障各城主對於領地的統治權),我決心要投向毛利!!」



別所賀相跟左京進的連鎖攻擊,影響到許多播磨武士。

許多國人領主紛紛離場,宣示要倒戈毛利。



「確實信長公曾說事成之後,要把播磨國交給我統管。但是我拒絕了。

  為什麼會走漏風聲呢…」秀吉嘆道。





在備後國鞆の浦,小早川隆景向足利義昭報告外交戰況。

「安國寺惠瓊果然口才一流,這下播磨國遲早會歸順我毛利」小早川隆景道。

「喔呵呵呵呵~~我已經可以想像信長氣得直跺腳的樣子」



消息傳到酒糟鼻小寺耳裡,小寺嚇到把口中的飯粒都噴出來(這一幕真是絕景)

「這樣一來信長公也會懷疑我們吧,官兵衛快想想辦法」







*************



官兵衛決定要力挽狂瀾,帶了栗山善助前往志方城想要說服左京進。

但是志方城全體備戰。安國寺惠瓊也在左京進身旁。



「舅子只是被安國寺惠瓊給騙了,你也看到福原城跟上月城的情況。

  織田軍力強大,這時候跟隨毛利,只會跟毛利一起滅亡啊」



惠瓊淺淺一笑回應。

「確實織田軍力強大,但是依照信長的暴虐個性。

  不出五年…不…或許只要三年,也許就會發生不得了的大事」

(三年後本能寺之變,這一段劇本真的很不錯)








長久以來都占下風的左京進,所有不滿情緒一次爆發。

面露狂氣拔刀「回去,我不想再聽你說任何話」



官兵衛挺直胸膛說

「請在考慮一次,只要能讓你回心轉意。砍下我的人頭也無妨。

  現在你只是被仇恨所蒙蔽了,醒醒啊~~」



左京進把刀一甩收回刀鞘。

刀刃劃過官兵衛的臉頰留下一道血痕。







「官兵衛,下次只會在戰場相見!!」左京進說完之後轉身離開。



「那麼貧僧也告退了,再會」惠瓊也跟著離開。

只剩下官兵衛無限悔恨地捶著地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