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軍師官兵衛]第 14回 被拆散的姊妹



 繼松永久秀的特別演出之後,本集山中鹿之介也颯爽登場。

雖然鹿之介幾集之後又會慨然就義。

不過編劇給了鹿之介華麗的舞台,觀眾也能充分享受戰國題材的戲劇。




這一集除了鹿之介之外,宇喜多直家也還是一樣搶盡風頭。

黑田跟宇喜多的宗旨都是在亂世中存活

宇喜多直家選擇黑暗而不被認同的方式。

想必之後也會衝擊官兵衛的價值觀。



這幾集也不斷在鋪荒木村重叛變這條線。

第二集荒木村重爽朗憨厚、成為城主之後意氣風發。

隨著石山合戰的膠著,村重開始擔心自己的地位隨時會被拔除。

杯弓蛇影隨時都要精神崩潰的模樣,大概也是20集之後的劇情主軸。



老實說,繼葵德川三代之後我最喜歡的大河劇是風林火山。

但是風林火山在中段稍有疲弱。

今年的官兵衛則是不斷的鋪陳每一條線,大概三到五集為一個段落。

明確給予主線還有值得一看的爆點,真的是相當佩服。





==軍師官兵衛  14話   被拆散的姊妹 ==



前一集兩兵衛用圍師必闕戰法,順利攻下福原城。

如今播磨國中只剩下上月城投向毛利方

而上月城是光夫人的姊姊阿力夫人嫁去的城。



秀吉率了一萬五千軍包圍上月城,為了避免姊妹之情遭到戰爭撕裂。

官兵衛親自進入上月城,想要說服上月城主上月景貞投向織田。

但是無功而返,且宇喜多直家也率領三千援軍要協防上月城。



遊說失敗的官兵衛顯得更加焦躁,不想讓人認為黑田跟上月互相勾結。

官兵衛執意率黑田眾擔任前鋒,對抗上月跟宇喜多聯軍。

秀吉跟竹中半兵衛雖然知道官兵衛已經亂了方寸

竹中半兵衛也暗中安排一手。



黑田家臣深知官兵衛的苦悶與焦躁,決心要救出阿力夫人。

另一方面宇喜多直家則是帶著女人上戰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



隔天一早,黑田軍為先鋒攻擊上月軍,

卻因為深入敵境反被宇喜多軍從側面包圍。

在箭塔上觀看戰局的秀吉不禁擔心官兵衛的安危

竹中半兵衛只是好整以暇地將手上的軍配往旁邊一揮。



只見一個騎馬武士帶著軍隊一路殺進來,沿途掄著長槍打倒敵軍。

宇喜多直家看到戰局被逆轉,憤恨地說

「山陰的猛鹿出陣了,久戰不利,撤軍!!」

隨著宇喜多軍撤退,上月軍也退回城內。





官兵衛「這個人是?」

「新月的盔飾,此人就是尼子家的山中鹿之介」井上九郎回答。



回到秀吉的軍帳內。

「真不愧是人稱山陰麒麟兒的山中鹿之介!這一仗打得漂亮。

  不過尼子軍不是應該明天才會抵達這邊嗎?」



鹿之介「半兵衛殿下快馬來報,要我們急行軍來助陣」



原來是竹中半兵衛知道官兵衛已經被戰爭沖昏頭,卻又無法勸阻。

所以派遣快馬要求尼子軍加速行軍來助陣。



鹿之介「羽柴殿下,下次請任命我尼子軍為前鋒。

為了打倒可恨的毛利、重振尼子,我們將會站到最後一兵一卒!」









 ++++++



軍議之後,官兵未帶著一壺酒想要拜會鹿之介。

卻看到鹿之介對著新月在默默祝禱

「願わくば、我に七難八苦を与えたまえ(願上天讓我受盡七難八苦)」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談論。

「尼子家曾經是中國首屈一指的大大名,勢力遠比毛利還要強大。

但是受到毛利元就陰險詭計所害,因此喪失領地流離失所。

我曾經被吉川元春抓到,最後趁著上茅房的時候,從糞坑逃脫」



「只是啊,臭氣一個月不散。被老婆嫌棄得要命」鹿之介爽快地坦誠相對。



傳聞官兵衛是播磨國第一善戰者,鹿之介也詢問官兵衛如何擊敗毛利。

今天因為情緒受影響而大敗的官兵衛,慚愧說自己其實是被旁人吹捧。

才疏學淺沒什麼能力提供建言。



鹿之介拍膝說

「官兵衛殿下絕非言過其實之人,光是閣下能夠反省自己不足之處。

遲早哪一天會成為天下聞名的善戰者。



不過,前提是要能活到那一天,彼此彼此啊。」



羽柴軍包圍了上月城,但是宇喜多卻在城外按兵不動。

也沒有撤退的打算,也沒有協助守軍的樣子。



七天之後城內突然傳來異變,上月城的家老以下犯上殺害上月景貞。

帶著景貞的頭顱前來求降。



********



信長跟荒木村重正在舉行茶會,上月城的事情傳到信長的耳中。

「為了求獨活而殺害自己的主公,此乃人之常情啊。

 村重!想必你也是這樣的人吧」

荒木村重長久以來苦於戰況膠著,一直擔心信長會因此降罪。

聽到這句話更是臉色發白不斷辯解否認。



「哼,我不過是說笑而已。

這種以下剋上苟且偷生的人不足以信賴,叫秀吉全部斬草除根不留一人」




攻下上月城之後,播磨國諸城都投入織田旗下。

秀吉將播磨前線的上月城賜給尼子勝久。

「鹿之介,你們可要好好輔佐勝久,重建尼子家啊」秀吉出言鼓勵。

鹿之介想起主從奔波多年,如今終於取得立足之地。

不禁開始感動痛哭。



「沒關係!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明年還要藉助尼子一黨的力量,一起打倒毛利」



*********



就在秀吉前往安土城報告戰績時,宇喜多直家邀請官兵衛到岡山城一敘。

官兵衛身穿鎧甲前往岡山城,兩人劍拔弩張地針鋒相對。



「官兵衛! 好久不見」

「閣下有何打算,難道是想背棄毛利投向織田嗎?」官兵衛冷冷地回答。



宇喜多直家突然捧腹大笑,一邊酸官兵衛。

「官兵衛,看來閣下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你不覺得上月城・太・輕・易・開・城・投・降・嗎?」



直家突然把臉湊到官兵衛旁邊諷刺地說

「才短短幾天,上月家老就弒主投降,也太巧了吧」


















原來是宇喜多直家跟上月城家老見面時

慫恿他們賣主求榮,殺了城主來換取投降的條件。

官兵衛暴怒「你既然無意救援,為什麼不乾脆勸上月城投降織田」



「笑話。我直家素來不打沒勝算的仗。

  更何況,我如果勸上月城投降,我在毛利家中不就沒立場了嗎」

直家露出陰險的笑容出言回擊。



「官兵衛,回去告訴秀吉。上月城順利開城,這可是我的功勞。」



「你一定覺得我很卑鄙吧。

  告訴你,要活在這個戰國亂世,哪管得了卑鄙不卑鄙!」

宇喜多如惡魔一般狂笑後離開。



宇喜多直家就像是生於亂世的魔物,為了求生存不惜任何代價。

這樣的價值觀也震撼官兵衛的內心。


















++++++


在上月城開城後,官兵衛率領部下衝入本丸救出阿力夫人跟兩個女兒。

最後阿力夫人決心要出家為尼,替上月景貞跟家臣念佛求冥福。



「雖然被家臣所背叛,但是家臣及一族也都被殺光了。

  我現在心中沒有怨恨,只想要修行供養戰死者的亡魂。

  光,鈴跟花這兩個孩子就拜託你了。」

















官兵衛跟光夫人細心撫養將阿力夫人留下的兩個女兒。

表面上看起來播磨國都歸順信長,但是實際上卻是暗濤洶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