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第13回 小寺在何處



秀吉旗下的兩大軍師,竹中半兵衛跟黑田官兵衛的活躍時間有所重疊。

通常碰到這種雙主角情況,要嘛就是讓他們成為互相較勁亦敵亦友。




不然就是一人當白臉、一人當黑臉,戰國無雙系列也就是走這個方向。

但是本劇走的是官兵衛立志傳的模式,此時官兵衛沒辦法定位成暗黑軍師。

加上戲劇會面臨到半兵衛英年早逝的歷史之壁。

所以編劇讓半兵衛來提攜指導官兵衛。





有人認為本片名為軍師官兵衛,但片中官兵衛的才智僅限於播磨國。

甚至還會被宇喜多直家、安國寺慧瓊、竹中半兵衛搞得團團轉。

但這就像是玩戰略遊戲一樣,如果把其中一個猛將掛金手指一路輾過去。

這個遊戲很快就會失去樂趣,大河劇也是如此。

所以就讓我們耐心來看官兵衛的成長。

畢竟他接下來大概20幾話時會面臨到人生的大慘劇。







==軍師官兵衛 13話  小寺在何處?==



官兵衛交出自己的兒子松壽丸當人質後,秀吉也率領軍隊前來播磨國。

這時官兵衛竟然把自己的姬路城獻給秀吉。

「官兵衛,你這招真是前所未聞。

明明沒有打敗仗還把自己的城白白讓給他人。

看來你真的是下了決心啊,哈哈哈。」

秀吉感激官兵衛的付出,特地寫了一封誓書。

約定兩人結為義兄弟,一起努力平定播磨國。



++++++




在姬路城中,黑田爹見到腹黑小白臉站在城櫓上東張西望。

黑田爸: 「請問閣下在做些什麼呢?」

腹黑小白臉半兵衛: 「我本來想研究看看如何攻下這座城,不過還是算了。」

「這座城雖小,但是黑田軍強悍,除了施計調略之外別無他法。

但黑田一族又以官兵衛為中心團結一致,實在難有施計的餘地」

黑田爸見到腹黑小白臉稱讚,忍不住微笑回答

「閣下還真是熟知黑田的情況,只是不知…您哪位啊」


++++++



官兵衛四處奔走,要求播磨國中的城主親自拜見秀吉表達效忠之意。

整個播磨國中,除了上月城跟福原城主投向毛利之外。

只剩下官兵衛的直屬老闆小寺、還有三木城的別所家沒來拜見秀吉。

官兵衛不顧自己老闆酒糟鼻小寺的面子,竟然把居城讓給外人。

這件事引起左京進等小寺家臣不滿。

另一方面,三木城的別所家也不願意降貴紆尊拜見平民出身的秀吉。



盼到最後,三木城的別所長治以病為由派了家老為名代而來。

秀吉雖不滿意但也接受之時,沒想到酒糟鼻小寺也裝病找家老代替。

「原來如此,看來播磨國這波感冒很嚴重,大家可得小心啊」(酸)



官兵衛連忙趕去了解狀況,竟然看到酒糟鼻小寺還在悠哉整理箱庭盆栽。

「家臣們都說秀吉出身低微,我小寺家實在沒必要親自前去拜訪」

「沒這回事,而且我跟秀吉大人已經結為義兄弟,這樣我很難做」

小寺本來就不爽,一聽到這句話立刻暴怒

「既然你都跟秀吉結為義兄弟了,我更沒必要去。

  以後秀吉的事情都交給你決定,不用管我!!」


++++++



這時候松壽丸也在秀吉的長濱城內,跟虎之介以及市松比練劍術。

寧寧看到松壽被打趴在地上,忍不住制止兩人。

「松壽才十歲而已,你們兩個不用這麼認真,稍微放點水吧」

「寧寧夫人,不需要放水。戰場上敵人不會對我放水」








 ++++++



另一方面在安土城,朝廷命信長為從二位右大臣。

織田重臣團聚一堂向信長致賀

信長完全不在意官職,劈頭就問荒木村重戰況

「村重!本願寺什麼時候能解決!」



荒木村重跟本願寺對抗了七年仍然盼不到勝利。

就在村重前來安土城之前,才跟高山右近、中川清秀談到。

荒木軍中有人私自搬送兵糧資助本願寺,唯獨這件事千萬不能讓信長知道。





荒木村重回過神來,滿臉驚恐地向信長提案,不如跟本願寺談和。

信長不但不允許,還拿出鐵甲船的設計圖給光秀及村重看。

「鐵甲能夠抵擋毛利的焙烙彈,

   失去了毛利的後援,本願寺也只能任我宰割」



 +++++++



腹黑小白臉竹中半兵衛親自拜訪黑田爹請教播磨局勢

黑田爹: 「我已經是隱退之身,半兵衛大人實在客氣了」

半兵衛:「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有些事情黑田大人只怕看得更透徹」





兩人一邊飲酒一邊交談,也談到酒糟鼻小寺鬧脾氣的事情。

黑田爹:

「官兵衛自從跟秀吉大人結為兄弟之後,滿腦子就只有效忠秀吉大人。

小犬從小就是這樣,一碰到感興趣的事情其他什麼都不顧了」





 ++++++




不久半兵衛前來拜訪,希望能夠看一看秀吉的書信。

沒想到半兵衛一拿到手之後,就把書信往一旁的火爐丟。

官兵衛連忙把火打熄救回書信,半兵衛只是淡淡地說

「你就為了這種無聊的東西被蒙蔽了雙眼?」

官兵衛憤而拔刀「你說什麼?竟然說是無聊的東西」


















半兵衛還是一臉淡然回答

「現在的你只是因為無法立功討秀吉歡心,所以開始亂了陣腳。

你到處奔波為了什麼,難道只為了一封信?♪」





面對啞口無言的官兵衛,竹中留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

「在大義之前,不需要什麼無謂的面子」

可是半兵衛轉身離開之後,就在廊下猛咳嘔血……….

















+++++

像是撥雲見日一樣,官兵衛知道現在的重點是整合播磨國勢力。

隔天,官兵衛帶著看似僕役的人推車前往御着城。

酒糟鼻小寺: 「官兵衛,你帶著這個死老百姓進來做啥」

只見死老百姓解下頭巾「我正是羽柴筑前守秀吉,唯有這樣才能跟小寺大人見面」



小寺如墮五里霧中,還搞不清楚狀況。

秀吉又連忙說

「能見到小寺大人真是太好了,今日一見,足知小寺大人跟我們團結一心。

今後我要往播磨國西邊出兵,還望小寺大人鼎力相助」





經過短暫對峙之後,小寺也終於明白狀況回神道

「這是當然,官兵衛!!你可得盡心全力協助羽柴大人」








++++++




自此秀吉終於統合了播磨國所有城主

接下來就只剩下依附於毛利旗下的福原城以及上月城。

官兵衛提出圍師必闕的戰術,三方包圍福原城,故意留下南邊森林。

福原城兵必然會從此逃跑,此時正可以將敵軍一網打盡。

秀吉: 「半兵衛、官兵衛,福原城就交給你們兩個處置了」









軍議之後,官兵衛也親自向竹中道謝。

「我終於了解半兵衛大人的意思了,唯有統一天下平定戰亂才是最要緊」

半兵衛: 「正是如此,一統亂世,創造太平盛世正是我的大義。

這一切都要靠”我們”身為軍師的努力」

「我們?」官兵衛詫異地說。

「沒錯,軍師官兵衛殿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