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軍師官兵衛] 第11回 賭命之宴 / 第12回 人質松壽丸






官兵衛第11~12集用了許多對比的手法,每一集也都加了一點點辣醬。





11集的副標是「賭命之宴」,前段官兵衛對宇喜多直家

後段秀吉閉門思過卻大開宴會,兩者都是賭命之宴。

本集的亮點是宇喜多直家、高山右近,陣內孝則的宇喜多直家演得非常好。

狂氣、目中無人又難以猜測,一整個挑釁技能點到爆表。

切支丹大名高山右近也種下一個伏筆。



12集是「人質松壽丸」,顧名思義就是官兵衛把自己的兒子松壽丸送去當人質。

片中用了四組比對、一個伏筆、以及一個特別演出。



松永久秀毫不在意被送去當人質的兒子

織田信長對信忠冷漠以對

小寺政職溺於私情而不顧大局(也極有可能是”計画通り”的腹黑)

黑田官兵衛含淚送出松壽丸



此外信長斬殺松永久秀送來的人質,加上酒糟鼻小寺的搖擺不定

讓光夫人不願意將松壽丸送出去,一如無法跨越的歷史之壁

酒糟鼻小寺果然後來讓松壽丸陷入險境。



這一集的亮點莫過於是松永久秀。

上一集預告,松永久秀擁平蜘蛛釜自爆的畫面真是一整個讚!!!



中谷美紀一整個入戲,把母親這個角色詮釋得很棒。

上個禮拜看「利休にたずねよ」(利休之死/一代茶聖千利休)電影

女主角中谷美紀的演技也真的是沒話說。



========軍師官兵衛 11 賭命之宴 (命がけの宴)=========



官兵衛好不容易說服播磨國三巨頭投向織田麾下、以寡敵眾擊退毛利軍。

織田水軍竟然在木津川口被毛利水軍打得片甲不留。

官兵衛因此苦惱播磨國的牆頭草會不會倒向毛利時,秀吉傳信說會率軍前來播磨。

沒想到信長卻叫秀吉停止出兵播磨國。

「主公,如此一來播磨國人恐怕會因此投向毛利…」

「我不需要見風轉舵的牆頭草盟友!!

 如果他們會倒戈投向毛利,那就連同毛利一起滅了!」信長大斥。





秀吉遣竹中半兵衛為使者,直言不能出兵相助。

面對一臉失望地官兵衛,半兵衛又語帶挑撥地建議官兵衛去說服宇喜多直家。



「如果能說服宇喜多加入的話,確實能夠避免直接面對毛利。

但是傳聞宇喜多直家是個陰狠狡猾,把背叛暗殺當成家常便飯的男人。

真的有辦法說服這種人嗎?」官兵衛道。



「就是因為把背叛當作家常便飯,所以才有機會能夠說服他」



光夫人的姊姊阿力夫人嫁給上月城主

官兵衛希望透過上月景貞來跟宇喜多直家交涉。

雖然阿光擔心宇喜多可能會使詐,但是官兵衛以避免姊妹相殘的理由說服。



官兵衛帶著井上九郎一起去上月城,請上月景貞協助拜會宇喜多直家。

卻沒想到宇喜多直家就在現場。










「我早就想見識看看播磨國第一善戰者,聽說你此行是要來當說客說服我?

 好大的膽子」宇喜多直家一登場就開門見山把話說死。



「閣下的眼睛真是清澈,我見過好幾個像你這樣眼睛清澈的男人。

  可惜它們都活不久,哈哈哈哈。官兵衛,喝了這杯」



久聞宇喜多直家善於下毒,現在陷入肅殺的氣氛。



「酒裡沒毒!!現在殺了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宇喜多又語帶挑釁地說。



官兵衛一口喝下酒之後,上月城家老內藤也一同舉杯同飲

沒想到喝完之後竟然口吐白沫毒發而死。









「宇喜多大人,這到底是…」上月景貞驚惶問道。



「景貞,你還真是有眼無珠。內藤早就跟織田有所往來。」



「官兵衛啊!這個世界上我誰都不相信,這就是我的處世之道。

  我不會投向織田,哈哈哈哈」宇喜多直家放聲大笑之後離開。







+++++


官兵衛回到姬路城之後,跟黑田爹談到這件事。

「我絕不會放棄,就是因為宇喜多直家唯利是圖,這種人一定有辦法可以說服」



為了要安撫播磨國人的不安,秀吉又無法出兵相助。

官兵衛帶著善助去拜訪老朋友荒木村重借兵,途中碰上天主教喪禮。

荒木村重款待官兵衛主從,但是荒木村重跟本願寺的戰事正酣。

村重也無力調派軍隊去播磨國壓陣。



「本願寺門徒根本不怕死、甚至是樂於赴死,

 面對這種敵人完全沒辦法。真的讓人疲累」

原本爽朗的荒木村重眼神顯得暗淡。



這時候荒木村重的妻子領高山右近進入。原來是前晚在天主教喪禮上見到的人。

高山右近:

「在神的面前,武士跟百姓沒有高低之分。我想要建造一個人們互相信任的國度」



右近一邊摸著脖子上的刀傷說

「我曾經一度墮入地獄而復活。這刀傷就是證明」



官兵衛無功而返,這時收到秀吉的信函。

「我把官兵衛當作是自己親弟弟小十郎一樣看待」

官兵衛不禁怒火中燒,認為這只是秀吉用來敷衍的話。



信長命令秀吉率兵協助柴田勝家,沒想到兩人意見不合。

秀吉擅自撤軍回城,這樣的舉動引起信長的震怒。

官兵衛得知秀吉閉門思過的消息,立刻趕往長濱城

卻看到秀吉跟手下正在飲酒狂歡。





「秀吉大人!你這是在搞什麼鬼!!」官兵衛不禁怒火中燒



「官兵衛,你來得正好。我早就說過了,

如果要得到天下一定要趕快平定播磨跟中國地方,沒想到連主公都不能理解。

遲早信長大人會派使者命我切腹,在這之前我們來飲酒狂歡,有什麼不爽就發洩出來」



「官兵衛,你就如同是我的弟弟小十郎一樣,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在播磨國大顯身手。

就算是賭上我的項上人頭,我也要說服信長公讓我出兵播磨」



面對秀吉酒後吐真言,官兵衛才察覺秀吉的真心。

連忙向秀吉告罪,自己曾經懷疑過秀吉。兩人敞開心胸把話說明。





隔天秀吉被叫去安土城,信長將扇子平打在秀吉頭上說。

「少耍這種無聊的花槍,出兵播磨去吧。

  還有,以後如果還有這種酒席的話,記得找我一起去」







===== 軍師官兵衛 12  人質松壽丸  =======






富商在安土城獻上名貴茶器給信長時,突然傳來松永久秀擁兵反叛的消息。

信長要秀吉先留下來協助攻打松永久秀。

並且要求播磨國眾先送上人質。






酒糟鼻小寺將自己的小孩看的比性命還重要,不斷託病要求延後提出人質。

官兵衛即使百般無奈也無計可施,只好一次又一次寫信延後。

引起信長的不快。





另一方面,信長的嫡長子信忠到安土城拜謁之時。

卻遭到信長無情教訓。

「信忠,不要以為你我父子之情有什麼了不起。能取代你的人多的是。

聽好!!我命你為總大將討伐松永久秀!你可別忘了自己肩負織田當主的使命。」




++++++







據守信貴山城的松永久秀,就算被大軍包圍也仍然不肯放下茶器。

久秀之子松永久通忍不住說:

「父親大人!現在豈是賞玩茶具的時候!!

 現在向信長大人投降還來的及。不然弟弟們的性命就不保了」



松永久秀頭也不抬,就只是一邊玩賞著平蜘蛛釜說。

「沒辦法,這就是人質的命運。這個平蜘蛛釜真美啊。聽說信長也想要。

哼,我就算死也不會把它讓給信長。哈哈哈哈」










不久信長下令將人質,年僅12歲跟13歲的松永久秀之子處死。

這個消息也傳到黑田家。

之後松永久秀面對織田的圍攻,將平蜘蛛釜中裝滿火藥引爆而死。







++++++


面對酒糟鼻小寺再三拖延,官兵衛直接出言頂撞小寺。

才看到小寺之子確實臥病在床無法起身。

為了確保小寺家跟黑田家的安泰,官兵衛下了痛苦的決定。



「光,我打算要把松壽當作人直送到織田家。」

「不行!我絕對不答應,這不應該是小寺大人應該做的事嗎?

   為什麼非要交出松壽不可。

  小寺大人好幾次讓我們黑田家身處險境,我不能相信小寺大人。

  萬一小寺大人有什麼變卦,松壽的性命就不保了。我絕對不答應」



松壽聽到父母爭吵,內心也暗暗下了決定。



官兵衛又再次試圖說服阿光時,松壽突然進來說自己願意擔當人質。



「祖父曾說,父親大人曾經挽救過黑田家。今天松壽也想盡一份力」



阿光護子心切,向松壽溫言說

「你只是個孩子,沒辦法遠離父母。更何況當人質很危險的…」



「松壽不怕死」小長政堂堂地說。



阿光一時激動,賞了松壽一巴掌後說

「不要講得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如果你發生什麼事,娘也活不下去了。。。」






「娘,我也想見識一下世界有多大。我也要成為像祖父跟父親一樣了不起的人物。

我一定會安然回來」





官兵衛帶著松壽前往安土,遭到信長的質問。

「為什麼小寺沒交出自己的孩子,反而以家老的兒子代替

   難道小寺無心效忠於我?」



「斷無此事,我家少主年幼多病。因此我才將把我性命更重要的兒子送來當人質。

我就算是賭上性命,也會確保我主小寺忠心效忠織田。

如果您不相信的話,現場就把我們父子殺了吧」



信長冷笑了一聲,朝著自己的兒子信忠說

「什麼父子之情,我一點都不了解。」





「官兵衛,我把松壽丸交給秀吉看顧。你只管盡心輔佐秀吉打敗毛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